明朝那些事兒5:帝國飄搖 第5部:帝國飄搖 第十三章 野心的開始

  答案已經揭曉,原因卻發生在七年之前。

  萬歷十三年(1585),當萬歷兄步行拉練到天壇的時候,幾千里外的日本正在鬧騰一件大事。

  豐臣秀吉在京都接受了日本天皇的冊封,成為了日本的最高官員——關白(相當于丞相),長達二百余年的戰國時代終于結束了。

  日本是一個比較喜歡折騰的國家,天皇是掛名的,說話算數的是幕府的將軍,換句話說,是手里有兵的人。但自1467 年起,由于內部胡搞亂搞,將軍失去了對全國的控制,這下子熱鬧了。

  日本的管理體制,天皇下面是將軍,將軍下面是大名,也就是各地的諸侯,既然天皇沒屁用,將軍又過了期,就輪到大名說話了。

  所謂大名,也沒個譜,在那年頭,只要你有兵有地盤,就是大名,日本國家不大,鬧事的人卻多,轉瞬之間冒出來幾十個大名,個個有名有姓,占山為王,什么羽前羽后,越前越后,土佐中國,上總下總(全都是日本地名),看起來好似廣闊,其實許多地方也就是個縣城。

  說句寒酸話,日本歷史中大書特書的所謂戰國時代,也就是幾十個縣長(個別還是鄉長)打來打去的歷史,更諷刺的是,最后統一縣長們的,竟然是個農民。

  豐臣秀吉,原名木下藤吉郎,本來在鄉下種地,后來種不下去了,就出去做小生意,正好到處打仗,他就去參了軍,在縣長大名織田信長的手下混碗飯吃。

  偏巧這人種地做生意都不行,打仗謀略倒是一把好手,從小兵干起,步兵隊長,步兵大隊長,家老,部將,一級級地升,最后成為了織田縣長的第一親信,由于這人長得很丑,和猿猴有幾分神似,所以織田縣長給他取了個外號——猴子。

  當時織田縣長已經統一了大半個日本,如無意外,等到其他縣長們被解決完,織田兄去當將軍,猴子兄應該也能混個縣長干干。

  可是猴子的運氣實在太好,1582 年,織田縣長在寺廟休息的時候,被一個叫明智光秀的手下給干掉了,據說是因為當晚織田縣長嫌送上來的魚臭,把明智鄉長給罵了一頓,于是鄉長一怒之下,把縣長干掉了(就為這么個破事,心理實在太過陰暗)。日本史稱“本能寺之變”。

  此時木下藤吉郎已經改名了,他先改叫木下秀吉,現在叫羽柴秀吉(最后又改成豐臣秀吉),日本人的觀念是有奶就是娘,改個把名字那是家常便飯,不用奇怪。

  這位羽柴鄉長正在攻擊中國(日本地名)地帶的毛利縣長,得到消息后十分鎮定,密不發喪,連夜撤軍回援,日本史稱“中國大回轉”。

  回去之后,羽柴鄉長和明智鄉長打了一仗,把明智鄉長打敗了,此后他又再接再厲,在賤岳(日本地名)擊敗了最強的競爭對手柴田勝家,獲得了織田縣長的全部地盤,史稱“賤岳之戰”。

  在和柴田鄉長的戰斗中,羽柴鄉長的軍隊中涌現出了七名優秀的將領,他們作戰勇敢,后來被統稱為“賤岳七支槍”。

  順便提一下,本人曾經考證過,這七個人中,有幾位在戰場上中使的是刀,如此說來叫賤岳X 把刀似乎也可以,不過人家說是槍那就叫槍吧。

  之所以提到這件事,是因為這七支槍里的五支,和后來那場驚天動地的戰爭有著莫大的關系。

  此后,羽柴鄉長更是一發不可收拾,陸續打平其余縣長,最終統一日本,搞定了天皇,改名為豐臣秀吉,并自稱為太閣。

  豐臣秀吉這個人,內心相當相當之陰暗,自打成功當上鄉長,他就一直對天感嘆,俺怎么呆在了日本,在他看來,像自己這樣的天才,征服個把縣城實在顯不出威風,只有統一全世界,才能體現個人價值。

  當然,猴子兄的目的只限于征服朝鮮,中國,印度及東南亞,這并非他太過謹慎,實在是因為他一天到晚呆在島上,地理知識有限,不知道什么法國德國,對他而言,世界就那么幾個國家而已。

  其實豐臣兄并非特例,事實證明,日本國一向盛產心理陰暗之變態者,后來的如近衛文磨、東條英機之流,都是一路貨,在他們的心中,從沒有什么和平發展之類的概念,總覺得別人的比自己的好,搶劫的比生產的好,而他們的世界觀,也有著驚人的一致:

  欲征服世界,必先征服亞洲,欲征服亞洲,必先征服中國。

  從爺爺開始,到孫子,再到孫子的孫子,這幫孫子幾百年來窩在島上,做著同一個夢,卻始終不醒,實在是難能可貴。

  而豐臣秀吉,就是這些孫子中的極品。

  豐臣秀吉在統一日本之后,嘴邊開始念叨這樣一句話:

  “在我生存之年,誓將唐之領土納入我之版圖。”

  這里的唐,就是指明朝。因為唐朝時候,日本向中國派遣了很多留學生,帶走了很多技術、文化,甚至政治制度,所以日本人一直稱中國為唐。

  幾百年前,無私之援助,全力之支持,只換來今天的野心、殺戮和侵略,所以同志們務必要記住一個道理:

  扶貧,是要看對象的。

  但要占據中國,必須征服朝鮮,于是他開始和朝鮮國王李昖談判,要求他們讓路,幫助自己進攻明朝。

  當時的朝鮮并不是獨立國家,而是明朝的屬國,國王要向大明皇帝稱臣,稱明朝為天朝,稱明軍為天兵。但凡國王即位,冊立世子,甚至娶老婆,都要事先向明朝報批,獲得批準之后才能做。

  所以雖然這位李昖國王是個比較糊涂的人,關鍵問題上還把握得住,嚴辭拒絕了日本使臣。

  既然軟的不行,那就來硬的,豐臣秀吉隨即決定:先攻朝鮮,再占中國!

  可他還沒壯志凌云幾分鐘,就得知了一個消息,他的養子豐臣秀次反對進攻朝鮮,理由固然是世界和平,大眾平安之類的話,但豐臣秀吉明白,這位養子是不想去賣命。

  于是他靈機一動,寫了一張紙條,派人交給了豐臣秀次。

  這張紙條充分地證明了一點:豐臣秀吉已徹底瘋狂。

  因為上面只寫了這樣一句話:

  五年之內必定攻下明國,到時你就是明國的關白!

  但事實證明,他的瘋狂也是有理由的。

  客觀地講,豐臣秀吉是一個奇才。他以庶民出身,苦熬幾十年,最終一統日本,絕非尋常人物,而且此人在日本國內,向來以謀略出名,從不打無把握之戰,戰國時期曾親自指揮過幾十次戰役,除掩護撤退的必敗之戰外,他只輸過一次。

  順便提一下,他唯一戰敗的那一次,對手叫德川家康。

  而在決心打這一仗之前,豐臣秀吉已經考慮了很久。

  日本人的一個最大特點是做事認真,比如在后來中日甲午戰爭之前,他們向中國派出了大量間諜,拍攝了很多照片,北洋艦隊每條船的噸位,人員,指揮官,炮口直徑,缺點,日軍都有詳細的記錄。

  而在抗日戰爭開始前,其工作更是無以倫比,所有中國少將以上的軍官,他們都有細致的檔案留存,其個人特點、作戰方式甚至生活習慣都一清二楚,更為可怕的是,他們繪制的中國地圖,比中國人自己繪制的還要準確,連一個山丘,一口井都標得極為清晰。當年閻錫山的部隊伏擊日軍后,既不抓俘虜,也不扛彈藥,第一要務就是開始找日軍軍用地圖——拿回去自己用。

  而一貫小心謹慎的豐臣秀吉之所以如此自信,是因為他想不自信都不行:

  當時的日本,剛剛實現和平統一,在此之前,國內已經打了一百多年的仗,用今天的話說,打仗已經成了一種生活時尚,有些武士家吃飯的時候,一手拿筷子,另一只手都握著刀,只要外面招呼一聲,立馬就抄家伙出去砍人。

  而且這幫人打仗極其勇敢,每次作戰都要爭先鋒(首先發起沖鋒者),還經常為此發生糾紛,沒有當上先鋒憤然自殺的,也不在少數。

  總而言之,這是一幫亡命之徒。

  相信出乎很多人的意料,當時的日本,軍隊裝備已經十分先進,為了打贏對手,他們紛紛進口先進武器,大刀長矛之類的玩意已不吃香了,大名們紛紛長槍換鳥槍,鳥槍換大炮,加上還有汪直這類的軍火販子一個勁地往日本倒騰武器,到戰國末期,日本已擁有了大規模的火槍部隊。

  在戰術方面,日軍也有相當的進步,公元1575 年,織田信長在長筱發起了一場決定性的戰役。對手是號稱戰國第一諸侯武田信玄的兒子武田勝賴,其部隊以騎兵為主,使用孫子兵法四如真言“風林火山”為軍旗,戰斗力極為強勁,在騎兵對決無法取勝的情況下,織田信長冥思苦想,創造性地發明了三線戰術(日語:三段擊)。

  關于這一戰術,之前已經介紹過了,由于火槍部隊射程有限,且裝彈藥需要時間,故將部隊分為三線,一線開槍,二三線裝子彈,形成持續火力,對騎兵有較大殺傷力。

  雖說早在兩百多年前,明軍開國將領沐英就曾首創這一戰術,但至少在日本,織田縣長還是有專利權的,而且和后來使用同一戰術的普魯士腓特烈二世相比,他也還早了一百多年。

  整體看來,日軍的戰斗力、軍事裝備、戰術水平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程度,高到豐臣秀吉足以為之而自豪。

  相對而言,日本的對手就有點疲軟了。

  朝鮮自李成桂光榮革命,成立李氏王朝后,基本就沒打過什么仗,所謂“兩百年平寧之世,民不知兵”,部隊也就是個混飯吃的地方,軍事素質極差,連民兵都不如。

  雖說在軍事上朝鮮十分差勁,但搞起政治斗爭來,那是一點也不消停。與明朝比起來,有過之而無不及,當時的朝廷內部,分成兩大派,分別叫做“東人黨”和“西人黨”,鬧了一段之后,東人黨又分裂成“南人派”和“北人派”,東南西北都來齊了,足可以湊一桌麻將。

  大體就是如此,反正朝鮮是亂得一塌糊涂,指南打北,不是東西。

  這么個狀況,想讓人家不動你,實在是有點難。

  而日本的另一個對手,中國,就比較有趣了。

  由于沒有電報和照相機,加上當年日本窮,衣服也很土,想派間諜混入中國,很有可能被當成盲流遣返,所以關于中國的情報,來源大都要靠倭寇。

  而對豐臣秀吉影響最大的,無疑是這樣一段對話。

  那是在1585 年,豐臣秀吉剛剛當上關白后不久,無意之中見到一個人,此人姓名不詳,曾在汪直海盜有限公司工作過,為了解明朝實力,他找這人談了幾次話,詢問明軍實力。

  該仁兄是這樣回答的:

  “當年,我曾經跟著三百多人,到福建搶劫一年,所向披靡,無人可擋,最后平安而回。”(下福建過一年,全甲而歸)

  吹完了,這位兄弟還搞了個評論:

  “明朝很害怕日本,若日軍進攻,就會如同大水崩沙,利刀破竹,無堅不摧。”(唐畏日如大水崩沙,利刀破竹,何城不催)

  除此之外,他還痛斥了明朝的政治腐敗,官員貪污,老百姓流離失所,老百姓膽小怕事等等情況,總之,明朝就是一軟柿子,不捏都會爛。

  豐臣秀吉大喜,于是他信了。

  應該說,這位兄弟說的可能還是真話,一般說來,去當倭寇的,不太可能是良民,大都是些社會最底層的流氓無產者,對政府不滿,那是很自然的。

  至于所謂打劫一年安然無恙,也可能是真的,倒不是他有多厲害,明軍有多無能,而是倭寇這一行本來就是游擊事業,打一槍換一個地方,要真建立個根據地之類的玩意,幾天也就沒了。

  唯一算得上有問題的,估計就是最后幾句話了,所謂大水崩沙,利刀破竹,事實證明之后確實如此,不過就是換了個主語而已。

  但必須承認,豐臣對中國形勢的判斷大致是正確的,當時的中國,已經沒有開國時期的朝氣,思想混亂,組織混亂,吏治腐敗,除了幾支戚家軍那樣的模范軍隊,其余的所謂衛所部隊,由于長官吃空額,且無人抓訓練,基本都變成了農民部隊——除了種田,啥也不會。

  用戰斗經驗豐富,基本不怕死的士兵,先進的武器裝備和戰術,去進攻政治腐敗,喜歡內斗,且多年不打大仗的明朝,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都是穩贏不輸。

  所以豐臣秀吉很樂觀——實在沒有悲觀的理由。

  然而他錯了,即使他運用經濟學原理,把明朝的各種情況輸入電腦,用模型公式證明自己必定能贏,他也一定會輸。

  因為他不懂得中國人。

  幾百年后的1937 年,日本人決定開戰,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可能輸,當時的日本比中國有錢,士兵比中國精銳,武器比中國先進,他們有三菱重工,有零式戰斗機,有航空母艦,而中國內地四處是軍閥混戰,黑社會橫行,老百姓大多不認字,還怕死,重工業基本談不上,飛機能數得出來,幾條破船在長江里晃來晃去,且人心惶惶,一盤散沙。

  所以他們告訴全世界,滅亡中國,三個月足矣。

  于是他們打了進來,于是他們打了八年,于是他們輸掉了戰爭。

  因為他們不懂得中國人。

  因為我們這個民族,是世界上最為堅韌的民族。

  所謂的四大文明古國,其實大多名不副實,所謂埃及,所謂兩河流域,所謂印度,在歷史長河里,被人滅掉了N 次,雅利安人,猶太人,阿拉伯人,莫臥爾人,你來我往,早就不是原來那套人馬了,文化更是談不上。

  只有中國做到了,雖然有變化,有沖突,但我們的文化和民族主體,一直延續了下來,幾千年來,無論什么樣的困難,什么樣的絕境,什么樣的強敵,從沒有人能真正地征服我們,歷時千年,從來如此。

  這是一個有著無數缺點,無數劣根性的民族,卻也是一個有著無數優點,無數先進性的民族,它的潛力,統計學和經濟學計算不出,也無法計算。

  日本人打進來之后才驚訝地發現,僅僅一夜之間,所有的一切都變了,軍閥可以團結一致,黑社會也可以潔身自好,文盲不識字,卻也不做漢奸,怕死的老百姓,有時候也不怕死。

  因為所有的一切,都已經牢牢地刻入了我們的骨髓——堅強、勇敢、無所畏懼。

  日本人不懂得,所以他們失敗了,以前如此,現在如此,將來依然如此。

  從來不需要想起,也絕不會忘記,這是一個偉大民族的天賦。

  【朝鮮的天才】

  萬歷二十年(1592)五月二十一日,名古屋。

  面對朝鮮海峽的方向,豐臣秀吉投下了他人生最大,也是最后的賭注。

  十五萬名日軍士兵分別從福岡、名古屋、對馬海峽出發,向著同一個目標挺進——為了同一個人的野心。

  事實證明,這次行動的運輸成本并不太高,因為在半年之后,一個可怕的對手將出現在對岸,為他們節省回程船票。

  但既然是一生中最大的賭博,自然要押上全部的老本。

  日本侵略軍由日本國內最精銳的部隊構成,總計十五萬人,分為九軍,由九個極有特點的人指揮,如下:

  第一軍:小西行長,一萬八千人。

  第二軍:加藤清正,二萬二千人。

  第三軍:黑田長政,一萬二千人。

  第四軍:島津義弘,一萬四千五百人。

  第五軍:福島正則,二萬五千人。

  第六軍:小早川隆景,一萬五千人。

  第七軍:毛利輝元,三萬人。

  第八軍:宇喜多秀家,一萬一千人。

  第九軍:羽柴秀勝,一萬一千人。

  之所以列出這幫鬼子的姓名和軍隊人數,是因為其中大有奧妙。

  以上九位鬼子軍官的名字,中國人看了可能毫無感覺,但在日本國內,這幫人可謂是如雷貫耳,大有來頭。

  首先,人家有名字,就說明不是一般人了,因為在日本,姓名是奢侈品,只有貴族才有姓名,普通老百姓消費不起,小孩生出來起個太郎、次郎之類的渾名(類似于阿貓阿狗),就這么湊合一輩子。

  一直到后來明治維新,天皇感覺手下這一大幫子阿貓阿狗實在有損形象,便下令百姓申報姓名,當然了,具體姓什么叫什么,都是自己說了算。

  這下就熱鬧了。

  在取名字(包括姓氏)的問題上,日本人充分發揚了能湊合就湊合的精神,不查字典,也不等不靠,就地取材,比如你家住山上,就姓山上,你家住山下,就姓山下,家附近有口井,就叫井上,有畝田,就叫田中。

  而這九位仁兄自然不同,人家名字是有來歷的,事實上,他們都是日本國內所謂的“名將”。

  其中,第一軍軍長小西行長是豐臣秀吉的親信,在九人之中,此人有一定文化,軍事素養也較高。

  而且他十分特別,雖說是個鬼子,卻很有新潮意識,既不信佛教,也不信神道教(日本本土宗教),卻是個基督徒。每星期做禮拜,人家念阿彌陀佛,他說上帝保佑。

  第二軍軍長加藤清正,和第五軍軍長福島正則,是鐵桿兄弟,他們就是之前提到的“賤岳七本槍”成員,分別排名第二和第一。

  這兩個人在日本國內被譽為蓋世名將,在戰國時期立下了顯赫戰功,以勇猛善戰著稱,而且這兩個人都是豐臣秀吉的養子,對其十分忠心,但文化程度偏低,基本屬于半文盲狀態。

  第三軍軍長黑田長政,在日本被稱為“兵法大家”,據說精通兵法。他的父親叫黑田官兵衛,是豐臣秀吉的兩大軍師之一,號稱日本智謀第一。

  第六軍軍長小早川隆景,和第七軍軍長毛利輝元,是親戚關系,具體說來,小早川隆景是毛利輝元的叔叔,為了混家產,改了名字當了人家的養子,這也可以理解,那年頭在日本,名字不值錢,一年改個十次八次的人也有。

  這位小早川隆景,在日本也是個大名人,被稱為“中國第一智將”(中國是日本地名),據說智商極高,和豐臣秀吉有一拼。

  最后一個拉出來評論的,是第四軍軍長島津義弘。

  之所以最后提到這個人,是因為他是個十分特殊的人物,特殊在哪里,很快你就會知道。

  其余的幾位就不提了,因為他們也就露這一次面,之后毫無出場機會,基本屬于廢物類型。雖然他們在日本國內也被吹得神乎其神,但事實證明,廢物就算吹一千遍,也還是廢物。

  而我提到的這幾位,更是傳奇級的人物,被吹得神乎其神,幾乎個個都是智勇雙全,成為了日本引以為豪的驕傲,是日本戰國時期的形象代言人,至于戰場上的實際效果嘛……

  但必須承認,這幾位日本國內的戰爭精英到了朝鮮,確實表現出了精英的素質。

  五月二十二日,日軍先鋒第一軍小西行長發起進攻,僅用兩個小時即攻破釜山,一路勢如破竹,擊破各路朝鮮軍隊,僅半月之后就打到了漢城,第二軍加藤清正,第三軍黑田長政隨即跟進,一路打到了平壤,把朝鮮國王趕到了鴨綠江邊。

  之所以寫得如此簡略,不是我偷懶,真的是沒辦法,翻閱中日韓三國史料,這段時間可以用三個字來概括——一邊倒。

  總而言之,是朝鮮軍不斷地跑,日本軍不斷地追,甚至日軍不追,朝鮮軍也跑了,漢城不守,平壤也不守,仗打成這個樣子,要樹立正面形象,那是相當的難。

  但后來的事實充分說明,不是日軍太堅強,只是朝軍太軟弱,建國二百多年,土匪都沒怎么打過,除了自己折騰自己,搞點政治斗爭,閑來無事啃啃人參,估計也就差不離了。

  而日軍將領們的威名也就此樹立起來,在無數日本史料,如《日本外史》,日軍參謀本部所編的《日本戰史》等一系列記載中,日本將領們有如天神下凡,似乎談笑風生之間,就運籌帷幄,破敵千里。

  特別是第二軍的軍長加藤清正,此人極其殘忍,戰場對壘不知所謂,未見有何高明,卻十分喜愛殺害平民,屠城放火。史料上說他是威名遠播,戰績豐厚,還取了個外號“虎加藤”,如此之精神,可謂無恥。

  當然,根據日本人一條路走到黑的性格,這種無恥精神絕不會丟,那兩位在南京大屠殺里,拿著武士刀,比賽殺害手無寸鐵平民的小軍官,被日本國內稱為“百人斬”的英雄,武士道精神的典范,還曾回到日本(戰后又被拉回中國斃了),給小學生宣講“光輝事跡”,受到熱烈歡迎,而無數新的無恥之輩就是這樣煉成的。

  所謂建威朝鮮,不過是欺負弱小,所謂戰功顯赫,不過是屠殺百姓。隱藏在這一切背后的,只有四個字——欺軟怕硬。

  于是四個月后,當那個強敵出現之時,一切的光環都將卸去,一切的偽裝都將暴露,所謂的日本名將們,將了解到自己的真實水平,以及強大的真正意義。

  此時,被追到鴨綠江邊的朝鮮國王李昖卻沒有這個心思,他只知道,再被人追著打,就只能跳江了,于是他連夜派出使者,向明朝提出了一個要求——渡江內附。

  所謂渡江內附,說穿了就是避難,不過李昖同志的這次避難還是比較特殊的,因為但凡避難,總有個期限,過段時間該回還得回,可這位兄弟似乎壓根就沒這個打算,面對前來拜見的明朝使者,他十分激動,用一句十分真誠的話,表達了他的心聲:

  “與其死于賊手,毋寧死于父母之國!”

  這覺悟,還真不是一般的高。

  總之一句話:過去,就不回來了。

  當然,李昖絕不是缺心眼的人,好好的國王不做,要去當難民,實在是因為沒辦法了。兩個月時間,全國八道就丟了七道,追著屁股后面跑,再跑就只能跳江了,不找明朝大哥,還能咋辦?

 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。

  但事實證明,李昖過于悲觀了,此時朝鮮雖然支離破碎,卻并沒有亡。

  之所以沒有亡,是因為一個人的存在。

  兩百年的太平歲月,麻痹了無數人的神經,將領不會打仗,士兵不會拼命,大家一撥接一撥地去搞政治,碰上職業打手日本人,輸得這么慘,這么快,實在很正常。

  但就在最緊急的關頭,上天幫助了朝鮮,給他們送來了唯一的希望——李舜臣。

  李舜臣,字汝諧,德水人,在那場慘烈的戰爭中,被捧為名將的人非常多(主要是日本那一大幫),但在我看來,其中名副其實者,不過四人而已。而李舜臣,正是其中的一員。

  說起來,李舜臣的成分相當高,他出身于朝鮮王族,是王室宗親,一般有這個背景,早早就去漢城搞斗爭了,然而李舜臣卻是個例外,他武科畢業后,就去了邊界,在那里,他遇到了一群十分厲害的對手——女真。

  可是在對方的騎兵面前,李舜臣的表現卻非常一般,經常打敗仗,雖然在長期的戰斗中,他積累了豐富的軍事經驗,但至少在那時,瞧得起他的人實在不多,所謂“民族英雄”、“軍事天才”這樣的詞語,跟他更是毫不沾邊。

  但時機終于到來,不久之后,在朝鮮丞相柳成龍的推舉下,他升任僉事,并獲得了一個新的職務——全羅道水軍節度使。

  正是這個職務,改變了他的一生的命運。

  在這個世界上,所謂名將,大都有自己的擅長的戰法和兵種,攻擊、防守、陣法、步兵、騎兵,不一而同,而在全羅道,李舜臣終于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天賦——水軍。

  他對于水軍戰法,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領悟力,研習了許多水軍戰法,在他的指揮督促下,水軍日夜操練,所以雖說陸軍一塌糊涂,朝鮮水軍還是擺得上臺面的。

  當然,這個所謂擺得上臺面,那是和陸軍比,相對而言,日本海軍就威風得多了。

  日本是海島國家,歷來重視海軍,三百年后,在太平洋上和財大氣粗的美國還拼了好幾年,讓對方吃了不少苦頭,其實力確實非同一般。

  而在戰國時期,日本的海軍也十分強悍,因為他們有群眾基礎——海盜。

  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內陸的兄弟打來打去,可以搶地皮,靠海的就只好當海盜了。朝鮮、東南亞、甚至是日本國內的船隊,只要打這過,就要搶,很有點國際主義精神,戰國打了一百多年,他們就搶了一百多年。

  這之間只有一個人例外,那就是汪直汪老板,要知道,這位仁兄是賣軍火的,敢搶他,那就真是活膩了,二話不說,拿大炮轟死你沒商量。

  在這一點上,日本兄弟們有著清晰的認識,因為一直以來,他們都保持著自己的傳統性格——欺軟怕硬,所以后來美國打敗日本,在日本領土上胡作非為橫行霸道,日本人對美國依然是推崇備至,景仰萬分。

  千言萬語,化成一句話:不打不服。

  而在這些海盜中,最為強悍者,無疑是日本海軍統帥九鬼嘉隆,此人在海上搶了幾十年,水戰經驗十分豐富,后來歸依織田信長,在與戰國時期日本最強海軍諸侯毛利輝元(即第七軍軍長)作戰時,表現十分出色,為其統一日本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
  此后他被統一收編,成為日本政府海軍的一員(還干搶劫老本行,名義不同而已),被稱為日本海軍第一名將。

  而日本海軍的裝備也相當不錯,雖然造大船的技術不如明朝,但在戰船上,還是很有幾把刷子的,日軍戰艦高度可達三四丈,除了裝備大量火炮外,在船的外部還裝有鐵殼,即所謂“鐵甲船”,有相當強的防護能力,一般火槍和弓箭對其毫無作用。

  擁有這樣的海軍實力,日軍自然不把對手放在眼里,戰爭剛一開始,日本海軍主力兩萬余人,七百余艘戰船便傾巢而出,向朝鮮發動總攻。

  日軍的打算是這樣的,總的來說分兩步走:首先,由釜山出發,先擊破朝鮮主力南海水軍。其次,在殲滅朝軍后,轉頭西上進入黃海,與陸軍會合,一舉滅亡朝鮮,為進攻中國做好準備。

  日本海軍統帥除九鬼嘉隆外,還有藤堂高虎,加藤嘉明、脅坂安治三人,此三人皆身經百戰,其中加藤嘉明、脅坂安治是“賤岳七本槍”成員,有著豐富的戰爭經驗。

  有如此之裝備和指揮陣容,豐臣秀吉認為,朝軍必一觸即潰,數日之間即可蕩平。

  事情比想象的還要順利,當日本海軍出現之時,朝鮮水軍根本未作抵抗,一槍都沒放就望風而逃,水軍主帥元均更是帶頭溜號,所謂的主力部隊,就是這么個水平。

  戰略目標已經實現,日軍準備進行下一步,進入黃海,與陸軍會合,水陸配合,殲滅朝鮮陸軍。

  之前的勝利讓日軍得意忘形,在他們看來,朝鮮水軍已經覆滅,到達預定地點只是個時間問題。

  然而他們錯了,從釜山前往黃海的水路,絕不是一條坦途,因為在這兩點之間,有個地名叫做全羅道。

  當日軍入侵的消息傳來后,李舜臣十分憤怒,卻也非常興奮,作為一名軍人,他的天職就是戰爭,而這個時機,他已等待了很久。

  正對著日軍進犯的方向,李舜臣率領艦隊出發了,他不知道將在哪里遇到他們,他只知道,兩軍相遇之際,即是他名揚天下之時!

  萬歷十九年(1591)六月十六日,李舜臣到達了他輝煌人生的起點——玉浦海。

  停留在這里的,是日本海軍主帥藤堂高虎的上百條戰船,當李舜臣突然出現之時,他著實嚇了一跳,但轉瞬之間,他就恢復了鎮定。

  因為這個對手看起來并不起眼。

  由于被人排擠,未能成為水軍統帥,李舜臣的兵力并不充足,手下戰船加起來還不到一百艘,而此次出征,艦隊規模更是微不足道,放眼望去,只有幾十艘板屋船(船上建有板屋),看起來很大,實際上也就是個擺設,和日軍鐵甲戰艦完全不是一個檔次。

  藤堂高虎笑了,主力尚且如此,何況這幾條小魚小蝦?

  李舜臣也笑了,他知道,勝利已在掌握之中。

  因為在我的手中,有一件必勝的武器。

  此后的事情發展將證明,李舜臣最厲害的才能并不是水軍,而是工程設計。

  【烏龜的戰斗力】

  藤堂高虎沒有絲毫猶豫,他隨即發布號令,幾十艘鐵甲戰艦開始向李舜臣軍發動攻擊。

  由于敵人船只實在太不起眼,日軍戰艦連炮都不開,直接向對方撲了過去,在他們看來,對付這種破船,用撞就行,使用炮彈估計會賠本。

  但當日艦靠近朝軍之時,卻意外地發現,那些板屋船突然散開,一種全新的戰船就此登上歷史舞臺。

  站在艦隊前列的日軍將領掘內吉善,在第一時間看到了這種前所未見的怪物,當即發出了驚呼:

  “龜! 龜!”

  應該說,這位仁兄還是很有悟性的,雖然他第一次見,卻準確地叫出了這種秘密武器的名字。

  龜船,又叫烏龜鐵艦,該船只整體,從船身到船頂,都有鐵甲覆蓋,而船頭形狀極似龜首,故得名龜船。

  這船用今天的話說,是封閉式結構,士兵進入船只,就如同進了保險箱,頭上罩著鐵甲,既能檔對方的火槍炮彈,平時還能擋雨,可謂是方便實用。

  雖然這船的長相和烏龜很有幾分神似,但事實證明,真用起來,這玩意比烏龜要生猛得多,那可是真要人命。

  在龜船的四周,分布著七十多個火槍口,用來對外發射火槍,從遠處打擊敵人,而船只的前后,都裝有鋒利的撞桿,用來撞擊敵船,大致是打不死你,也撞死你。

  此外,龜船的船首帶有大口徑火炮,威力強大。更為難得的是,李舜臣虛心地向烏賊們學習,還創造性地發明了煙霧彈,追擊敵船之時,龜首可以發射炮彈,如果形勢不妙,龜首口中即釋放濃煙,掩護部隊撤退。

  就這么個玩意,遠轟近撞,打不贏還能跑,說它是超級烏龜,那是一點也不夸張。

  不過事實上,這種全封閉式的戰艦也是有弱點的:由于外部無人警戒,如果被人接近跳上船(學名:跳幫),砸砸敲敲再放把火,那是相當麻煩。

  當然,這個弱點只是理論上的,為防止有人跳幫,李舜臣十分體貼地在船身周圍設置了無數鐵鉤、鐵釘,確保敢于跳船者在第一時間被徹底扎透,扎穿。

  總而言之,這種烏龜能轟大炮,能放火槍,能撞,渾身上下帶刺,見勢不妙還能吐煙逃跑,除了不能咬人外,基本上算是全能型烏龜。

  后來的艦船學家們一致認定,在當時,龜船是世界上最為強大的戰艦之一。

  藤堂高虎當然不知道這個結論,他只知道自己人多船大,占據優勢,在短暫觀察之后,他下達了全軍突擊令。

  然而僅僅半個時辰(一個小時)后,他就下達了第二道命令——棄船令。

  因為戰局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——慘不忍睹。

  就在藤堂高虎下令攻擊的同一時刻,李舜臣也發布了攻擊令,二十艘龜船同時發出怒吼,當即擊沉五艘敵艦。

  日將掘內吉善大驚失色,但畢竟人渾膽子大,他隨即命令日軍戰艦繼續前進攻擊,逼退敵艦。

  可是更讓他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,這群烏龜船不但不退,反而越靠越近,日軍這才發現情況不對,慌忙用火槍射擊龜船,卻全無效果。

  于是接下來的事情就順利成章了,日艦不是被打沉,就是被撞穿,水軍紛紛跳海逃生,個別亡命之徒想要跳幫,基本上都成了人串,一些運氣不好的還掛在了龜船上,被活活地拖回了朝鮮軍港,結結實實地搞了次沖浪運動。

  眼看即將完蛋,藤堂高虎船也不要了,直接靠岸逃跑,玉浦海戰以朝軍勝利結束。

  在此次海戰中,日軍二十六條戰艦被擊沉,死傷上千人,朝軍除一人輕傷外,毫無損失。

  日本海軍終于吃了敗仗,九鬼嘉隆十分吃驚,但事實證明,這只是他一系列噩夢的開始。

  六月十七日,在玉浦海戰后的第二天,李舜臣率領船隊來到赤珍浦,在這里,他遇到了加藤嘉明的附屬艦隊,共計十三艘。

  可剛開打,連李舜臣也吃了一驚,因為這幫日軍很有覺悟,沒等他開炮就紛紛逃竄,主動棄船登陸,狼狽撤退,其所乘艦船均被擊沉。

  在沉沒的日艦和狼狽逃竄的日軍面前,李舜臣再也沒有任何疑慮,他終于明白:他屬于這個時代,在這里,他將所向無敵。

  李舜臣繼續進發,向著日軍出沒的所有水域,敵人在哪里出現,就將在哪里被消滅!

  七月八日,李舜臣到達泗水港,發現敵船十二艘,發起攻擊,敵軍全滅。

  七月十日,李舜臣到達唐浦,發現敵船二十一艘,發起攻擊,敵軍全滅,艦隊指揮官,九州大名龜井真鉅被擊斃。

  七月十二日,李舜臣遭遇日軍主將加藤嘉明主力艦隊,雙方開戰,三十三艘日軍戰艦被擊沉,加藤軍主力覆滅。

  七月十五日,李舜臣到達釜山水域,發現日軍艦隊,擊沉四艘,俘獲三艘后,揚長而去。

  打完這次海戰后,李舜臣就拍屁股走人了,在他看來,之前的五次海戰中,就數七月十五日的這一次,規模最小,戰果最少,所以連戰場都沒打掃、戰利品也沒撿就溜了,事實上,他錯了。

  李舜臣并不知道,當他打著呵欠催促返航的時候,一個人正站在岸上,絕望地看著他的背影,拔出腰刀,切腹自盡。

 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來島通久,如果說九鬼嘉隆是日本國內第一海軍名將的話,他大概就是第二。

  這位仁兄之前也是海盜,在中國(日本地名)地區盤踞多年,向來無人敢惹,連織田信長、毛利元就等超級諸侯都要讓他三分,然而在李舜臣的面前,他徹底崩潰了,除了他的艦隊,還有他的尊嚴。

  其實來島兄還是太脆弱了,事實證明,被李舜臣打得自卑到自盡的人,絕不只他一個。

  來島通久的死,以及一連串的失敗,終于讓日本海軍明白,這個叫李舜臣的人,是他們無法逾越的障礙。

  日本人是很有組織性的,遇到問題不能解決,就逐級上報,一層報一層,最后報到豐臣秀吉那里,豐臣老板一看,頓時大怒:一個人帶著幾十條船,就把你們打得到處跑,八嘎!

  但是八嘎不能解決問題,于是他親自制定了一個戰略,命令集中所有艦隊,尋找李舜臣水軍,進行主力決戰,具體戰略部署為:

  脅板安治統帥第一隊,共七十艘戰艦,作為先鋒。

  加藤嘉明統帥第二隊,共三十艘戰艦,負責接應。

  九鬼嘉隆統帥第三隊,共四十艘戰艦,負責策應。

  以上三隊以品字型布陣,向全羅道出擊,限期一月,務必要將李舜臣主力徹底殲滅!

  九鬼嘉隆(他掌握日本海軍實際指揮權)接受了這個任務,并立即安排艦隊出發,一百四十艘戰艦浩浩蕩蕩地向著全羅道開去,現在,他們的首要任務是找到李舜臣。

  九鬼嘉隆認為,自己目前的戰力,李舜臣是絕對無法抵擋的,他最擔心的,是李舜臣聞風而逃,打游擊戰,那就很頭疼了。

  事實證明,他的擔心是多余的,十分多余。

  聯合艦隊日夜兼程,抱著絕不打游擊的覺悟,向全羅道趕去,然而就在半路上,他們的覺悟提前實現了,因為李舜臣,就在他們的面前。

  在得到日軍總攻擊的消息后,李舜臣十分興奮,他已經厭倦了小打小鬧,于是連夜帶領海軍主力,于八月三日到達慶尚道閑山島,找到了那些想找他的人。

  雖然李舜臣實在有點過于積極,雖然日軍的指揮官們個個目瞪口呆,但既然人都到了,咱們就開打吧。

  具體過程就不提了,我也沒辦法,實在是不值一提,在短短四個小時之內,戰斗就已結束,日軍艦隊幾乎全軍覆沒,共有五十九艘戰艦被擊沉,九鬼嘉隆、加藤嘉明、脅板安治三員大將帶頭逃跑,兩名日軍將領由于受不了刺激,切腹自殺,上千日軍淹死。史稱“閑山大捷”。

  總而言之,在日本國內戰史被吹得神乎其神的海軍,以及所謂海軍名將們,就是這么個表現,真是怎一個慘字了得。

  在李舜臣的阻擊下,日軍水陸并進的企圖被打破,海上攻擊暫時處于停頓狀態,李舜臣以他的天賦,完成了這一壯舉。

  但畢竟只有一個李舜臣,朝鮮人民也不能都搬去海上住,所以該丟的地方還是丟了,該跑的人還是跑了。朝鮮亡國在即,李舜臣回天無術。

  日本國內史料對這段“光輝歷史”一向是大書特書,特別對諸位武將的包裝炒作,那是相當到位,在《日本戰國史》中,就有這樣一句極為優美的話:

  耀眼無比的日本名將之星照亮了朝鮮的夜空,如同白晝。

  而相關的戰國游戲,戰國電影等等,對戰國名將們的宣傳更是不遺余力,入朝作戰的這幾位日軍軍長,也被吹得神武無比。

  我也曾被忽悠了很久,直到有一天,我放下游戲和電影,翻開日本和朝鮮的古史料,才終于證實了一句話的正確性: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。

  在戰爭初期,由于朝鮮的政府軍實在太差,日本的諸位名將們可謂一打一個準,出盡了風頭,但很快,他們就發現,事情并非如此簡單。

  最先有此覺悟的,是小早川隆景,這位日本國內的著名智將率領第六軍進軍全州,此地已無朝軍主力,此來正是所謂“掃清殘敵”。

  結果出人意料,“殘敵”竟然主動出現了——光州節度使權樸。

  這位仁兄名不見經傳,且是名副其實的“殘敵”——部隊被打散了,光州的節度使,帶著兩千殘兵,跑到了全州打起了游擊。

  著名智將對無名小卒,精銳對游擊隊,當面鑼對面鼓躲都沒法躲,無可奈何,那就打吧。

  結果是這樣的,經過幾個鐘頭的戰斗,日軍大敗,被陣斬五百余人,小早川隆景帶頭逃竄,權節度使也并未追擊——手中兵力太少。

  史稱“梨峙大捷”。

  這是打“殘敵”,還沒完,下面這位更慘,而他遇到的,是民兵。

  這位更慘的仁兄,名叫福島正則。

  萬歷二十年(1592)八月二十日,福島正則率領大軍向新寧方面進軍,途中遇到權應銖帶領的義軍(老百姓自發組織的武裝),雙方展開大戰。

  在鏖戰中,由于福島正則指揮不利(日方自承),優勢日軍竟被民兵擊退,丟棄大量武器、糧食,全軍撤退。

  由于福島正則的失敗,民兵們乘勝追擊,一舉收復永川、義城、安東等地,“名將”福島正則連連敗退,固守慶州。

  和小早川叔叔比起來,毛利輝元侄子也不走運,他也輸給了民兵。

  萬歷二十年(1592)八月十四日,毛利輝元、安國寺惠瓊率第七軍,向全州進發,由于官兵都已逃走,民兵首領黃璞率軍與敵作戰,激戰一天,日軍死傷慘重,被迫退走。

  下一個倒霉的是黑田長政。

  萬歷二十年(1592)九月六日,忠清道義軍首領趙憲,率領民兵攻擊黑田長政第三軍,經過激戰,黑田長政輸了。

  不但輸了,而且他輸得比上幾位更徹底,不但被民兵打敗,連老巢清州城(朝鮮地名)都丟了,連夜逃走。

  這還沒完,一個月后(十月三日),他又率三千余人進攻延安府(朝鮮地名),守城的只有不足千人的民兵(政府軍早沒影了),經過三天的戰斗,日軍攻城不下,反而被城內突襲,大敗而退。

  總而言之,日軍將領的水平呈現反比例,實踐證明,吹得越厲害,打得越差。搞笑的是,那位而今在日本國內評價一般的第一軍軍長小西行長,在戰爭中卻表現得很不錯,之所以沒人捧,主要是因為他后來在日本關原之戰中被人打敗,下場也慘,被潑了無數污水,成了反面典型。

  所以說,鬼子的宣傳要真信了,那是要過錯年的。

  很明顯,豐臣秀吉不玩游戲,也不看電視,他很清醒,于是在初期的勝利與失敗的亂象之中,他選定了那個最合適的指揮官——小西行長,并將大部分作戰指揮權交給了他。

  而在此之后長達數年的戰爭中,這個名字成了史料中的明星人物,出鏡率十分之高,其他的諸多所謂名將,都成了跑龍套的,偶爾才出來轉轉。要知道,日本人并不傻,這一切的一切,都是有理由的。

  打了一輩子仗的豐臣秀吉,是一個杰出的軍事家,在以往的幾十年里,他的眼光幾乎從未錯過,這次似乎也不例外,種種跡象表明,他做出了一個極其正確的抉擇——相對而言。

今天江苏7位数最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