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那些事兒3:妖孽宮廷 第3部:妖孽宮廷 第十二章 皇帝的幸福生活

  【玩是最重要的】

  其實對于朱厚照而言,劉瑾先生是死是活倒也不怎么重要,只不過是換了一個玩伴而已,找誰玩不是玩啊?

  之后不久,他就挑上了一個叫錢寧的人,關于這個人,就不說什么了,他身世不詳,是一路拍馬屁拍上來的,大家只要記住他是個壞人就行了。

  劉瑾是個老頭子,除了百依百順之外,也沒有什么長處,錢寧可就不同了,他那時年紀還不老,能夠緊跟時代潮流,什么新鮮就玩什么。

  在他的幫助下,朱厚照玩得是相當的厲害,野史上對這位仁兄的記載很多,也有很多駭人聽聞的事情,這里就不多說了,畢竟此文是以正史為主體的,不敢隨便誤人子弟,而對于朱厚照兄這么一位有性格的兄弟,還是很有必要把他的傳奇事跡傳揚一下的。

  以下事件大都為朱厚照先生的真人真事,請諸位批判吸收,慎勿模仿,出了事本人付不起責任。

  首先說說那個聞名中外的“豹房”,一般人聽到這個名字就會產生類似兒童不宜之類的感覺,事實上,這個豹房,也確實是有點兒童不宜。

  先說明,豹房,并不是包房,而是朱厚照修的一座宮殿,就在西華門附近,這位老兄每天就泡在這里,所謂三千佳麗云集的后宮也不去,那么豹房里到底有什么東西能夠吸引這位老兄呢?

  因為這座豹房里不但養了很多朱厚照從全國各地找來的美女和樂工,還是他的野生動物園,里面養了各種各樣的動物,最多的是豹子。

  為什么養豹子呢,要知道這可是朱厚照先生經過千挑萬選,反復試驗才決定的,他經常把野獸養在地牢里,然后把肉吊在竹竿上,讓野獸來咬,久而久之,許多野獸也被他玩殘了。通過仔細觀察和科學實踐,他發現只有豹子的積極性最高,撲咬動作最兇狠,所以他最喜歡養豹子。

  有這么個好地方,可以玩音樂、玩人、玩動物,朱厚照自然不愿離開了。

  再說說這個女人問題,他在這方面,名聲是很不好的(或者說是很好)。經多方史料反映,朱厚照先生確有可能是逛過妓院的。當然,他是換掉那套上班的黃色制服才去的,而且他也確實比較守規矩,據說從來沒有賴過賬。

  而對于“家花不如野花香”這個法則,朱厚照也是頗有心得,他有他的皇后,也有數不清的妃嬪宮女,可奇怪的是,朱厚照對這些似乎并不滿意。對此,我也比較納悶,可能是那幾年入宮的妃嬪素質不好,或者說是朱厚照厭倦了這種按部就班的生活。

  于是他做出了一些讓理學家們瞠目,老頭子們嘆氣,甚至是他的祖輩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  他不喜歡年方二八、剛選入宮的少女,卻喜歡結過婚的女人,漢族的看厭了,就挑少數民族的。總之,跟別人不一樣就是了。

  比如當時的延綏總兵馬昂,他因為在任時候出了點事,官被免了,這位仁兄是個比較無恥的人,他靈機一動,把自己的妹妹送進了宮,這本來沒有什么奇怪的,可是問題在于他的這個妹妹是結過婚的,而且丈夫還健在!

  朱厚照非但不感到有什么問題,反而照單全收,十分高興。

  沒過多久,他又找來了馬昂:

  “聽說你的小老婆很漂亮?”

  馬昂大喜(確實無恥):

  “皇上喜歡就好。”

  于是馬昂的小老婆進了宮,這件事情被楊廷和知道了,據說氣得差點用頭去撞墻。

  看來楊先生的心理素質還是太差,因為下面發生的事情才真可謂是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。

  不久之后,楊廷和聽到了一個傳聞:有一個孕婦被朱厚照召進了宮。

  他定了定神,然后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,一定是謠傳,一定是謠傳!

  可當他來到朱厚照的面前,看見這位小祖宗漫不經心地點頭時,他徹底崩潰了。

  這算是哪門子事兒啊!孕婦進宮,要是真生下個孩子來,那可怎么辦?算誰的?想想這位大爺一向干事情沒譜,他自己又不喜歡后宮那些有名分的女人,現在也沒有孩子,萬一心血來潮,把這個孩子收歸己有,沒準兒到時候大明王朝就會由這個來歷不明的孩子來繼承!

  這可怎么得了!

  楊廷和越想越怕,只得吩咐手下人日夜盯緊這位小祖宗,生怕他干出更加過分的事情。

  還好,在女人方面,這位大爺也就到此為止了,但楊廷和沒高興多久,因為精力充沛的朱厚照真的干出了一件驚世駭俗的事情。

  根據《水滸傳》的記載,在古代,要想一舉成名,有條最快的捷徑——上山打老虎。成功人士如武松、李逵等都是光榮的好榜樣,而朱厚照先生雖然已很有名,倒也想過一把打老虎的癮。

  有一天,他專門叫人弄來了一只老虎,本想自己制服它,想了想又沒膽子干,于是他朝錢寧揮了揮手,讓他代勞一下。

  錢寧快瘋了。

  他雖然一直帶著朱厚照玩,可也沒想到他真的玩得那么過分,連老虎都玩!

  要知道,老弟我混碗飯吃也不容易,拍馬屁陪著玩,那也是為了討生活,現在竟然要豁出性命去逗老虎!不干!打死也不干!

  他搖了搖頭。

  朱厚照看見了,他又向錢寧揮手,錢寧接著搖頭。

  錢寧不夠意思,老虎卻很夠意思,它對朱厚照的揮手做出了友好的反應——猛撲過來。

  朱厚照也立刻做出了反應——逃跑,但他自然是跑不過老虎的,在這關鍵時刻,一個武官站了出來,擋住了老虎,眾人這才上前,控制住了老虎。

  這要放在一般人身上,估計嚇得不輕,可站在一邊的朱厚照卻毫不慌張,笑著說了這樣一句話:

  “我自己就夠了,不用你們。”

  這次楊廷和沒有做出過激的反應,因為他再也承受不住更多的刺激。

  這就是朱厚照先生的私生活,從以上種種表現來看,我們似乎可以給他定上一個荒淫無恥的帽子,但我們不得不說,這種結論未必是正確的。

  如果仔細分析這位先生的舉動,就能發現,在他的種種反常行為背后似乎隱藏著一種獨特的動機。

  這種動機的名字叫反叛。

  朱厚照不是一個適合做皇帝的人,因為皇帝這份工作,是個苦差事,要想干好,必須日以繼夜地干活,必須學會對付大臣、太監和自己身邊的親人,要守太多的規矩,有太多的事情不能做。

  朱厚照做不到,因為他只是一個任性的孩子。

  他就如同現在所謂的反叛一代,你越讓他干什么,他越不干,他不殘暴,不殺戮,做出種種怪異的行為,其實只是想表達一個愿望—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  可是一個合格的皇帝是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。

  所以朱厚照不是一個合格的皇帝,他也不可能成為一個好皇帝。

  這才是那種種歷史怪狀背后的真相,朱厚照,不過是一個投錯了胎、找錯了工作的可憐人。

  朱厚照窮盡自己的一生去爭,想要的無非是四個字——自由自在。

  他一直在努力。

  【夜奔】

  正德十二年(1517),八月甲辰,夜。

  朱厚照努力控制住自己顫抖的雙手,他很少這么緊張,因為很快,他將要做一件極為冒險刺激的事情,人們都將被他蒙在鼓里,包括那些不開竅的老頭子。

  一個武官來到他的身邊,提醒他準備出發,這個陪同者的名字叫做江彬,他就是當年那個為朱厚照擋住老虎的人。今晚的這件事情,正是他提議的。

  在夜幕中,朱厚照縱馬飛奔,沖出德勝門。

  一場偉大的冒險即將開始,再也無人能夠阻攔我!

  朱厚照對老頭子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,這些古板的人總是阻攔他的行動,也不讓他自由活動,然而他也明白,治理國家不能離開這些人,所以他一直在妥協與反叛之間搖擺。

  但他之所以下定決心,要私自跑出來,卻與一個人的離去有著莫大的關系。這個人就是楊廷和。

  正德九年(1514),楊廷和的父親去世了,他是個孝子,所以請求回家守孝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朱厚照竟然不放他走。

  朱厚照和楊廷和一直以來都保持著奇特的關系,他很反感楊廷和,因為他經常會管著自己,但他更尊重楊廷和,兩人有著深厚的感情,因為楊廷和不但是他的老師,還是一個得力的助手,每當他不知道如何辦理國家大事的時候,都會哀嘆:

  “如果楊先生在就沒有問題了。”

  但楊廷和實在是一個孝子,他堅持一定要回家守孝三年,朱厚照不得已同意了。

  楊廷和的離去讓朱厚照失去了最后一個束縛,之后的日子他經常換上老百姓的衣服,到京城附近閑逛,隨著活動范圍的擴大,他的膽子也越來越大。

  終于,在這個夜晚,他決定去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,以證明他的勇氣。

  他選擇的目的地是關外。

  第二天一早,內閣大臣梁儲、蔣冕準備進宮見朱厚照,被告知皇帝今日不辦公,但很快他們就得到了宮中的可靠消息:皇帝昨天晚上已經跑了!

  跑了?!

  梁儲的腦筋徹底亂了,他呆呆地看著蔣冕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  皇帝也會跑?跑到哪里去?去干什么?

  片刻,他終于反應過來,猛拍了同樣呆住的蔣冕一巴掌,大喊一聲:

  “愣著干什么!快吩咐備馬,我們馬上去追!”

  祖宗!你可千萬別出事,有啥意外,剮了我也承擔不起啊!

  這兩個老頭子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,叫上幾個隨從,快馬加鞭去追朱厚照。

  那邊急得要死,這邊朱厚照卻是心情愉快,一路高歌,他終于感受到了真正的自由。很快,他們到達了北京郊區的昌平,在這里,朱厚照停了下來,發布了一道命令。

  他的這道命令是發給居庸關巡守御史張欽的,意思只有一個:開關放我出去。

  這位張欽實在不是個普通人,他接到命令后,不予回復,卻找到了守關大將孫璽,問他對這道命令的看法。

  孫璽同樣無可奈何。

  “既然皇上發話,那就開門讓他出去吧。”

  張欽聽后沉默不語,孫璽松了口氣,正準備去照辦時,卻聽到了一聲響亮的喝斥:

  “絕對不行!”

  此時的張欽突然換了一副兇狠的面孔,抓住了孫璽的衣襟:

  “老兄你還不明白嗎,我倆的性命就快保不住了!如果不開關,就是抗命,要殺頭,開了關,萬一碰上蒙古兵,再搞出個土木之變,我和你要被千刀萬剮!”

  孫璽的汗立馬就下來了。

  “那你說該怎辦啊?”

  張欽堅定地答復道:

  “絕不開關!死就死,死而不朽!”

  事到如今,就照你說的辦吧。

  在昌平的朱厚照等到花兒也謝了,也沒有等到開關的答復,他派人去找孫璽,孫璽裝糊涂,回復說御史(張欽)在這里,我不敢走開。

  他無可奈何,去找張欽,張欽就當不知道,什么答復也不給他。

  朱厚照沒辦法了,只能叫鎮守太監劉嵩,劉嵩倒是很聽話,趁人不備就抽了個空子想偷偷去接,他順利到了關口無人阻攔,正暗自慶幸,卻看見門口坐著個人,手里還拿著一把亮閃閃的劍。

  “張欽兄,你還沒休息啊?”

  張欽笑了,他揚了揚手里的劍,只說了一句話:

  “回去!出關者格殺勿論!”

  朱厚照百般無奈,又派出了一個使者,以他的名義向張欽傳達旨意:皇帝下令,立即開關放行!

  張欽也很直接,他拔出了劍,指著使者大吼:

  “這是假的(此詐也)!”

  聽到使者的哭訴,朱厚照也只有苦笑著嘆氣了,他不過是喜歡玩,不要人管,可守門的這位仁兄卻真是不要命。

  正在此時,上氣不接下氣的梁儲和蔣冕終于趕到了,上下打量一下朱厚照,看看這位仁兄身上沒有少啥部件,這才放了心。于是又是下跪,又是磕頭,說我們兩個老家伙再也折騰不起了,大哥您就跟我們回去吧。

  前有圍堵,后有追兵,朱厚照感覺不好玩了,他悶悶不樂地答應了。

  所有的人都徹底解脫了,守關的回去守關,辦公的回去辦公,玩的回去接著玩。

  【再奔】

  梁儲和蔣冕都是由李東陽推薦的,也算是歷經宦海,閱歷豐富了,一般的主他們都能伺候得了,但這回他們就只有自認倒霉了,因為要論搗亂鬧事,朱厚照先生實在可以說是五百年難得一遇的混世魔王。

  這二位兄弟畢竟年紀大,經驗多,他們估計到朱厚照不會就這么罷休,派人緊盯著他,可幾天過去了,這位頑童倒也沒什么行動。他們這才稍微放松了點。

  其實朱厚照這幾天不鬧事,只是因為他在等待著一個消息。

  很快,江彬帶來了他想要的訊息——張欽出關巡視了。

  就在那個夜晚,他又一次騎馬沖出了德勝門。

  第二天,蔣冕進宮,正準備去見皇帝,卻看見一個人影朝自己飛奔過來,他定睛一看,才發現原來是梁儲。

  這老頭也顧不上他,只是一邊跑一邊氣喘吁吁地喊:

  “又跑了,又跑了!”

  真是倒了血霉,怎么就攤上了這么個主。啥也別說了,兄弟一起去追吧。

  抱著上輩子欠過朱厚照的錢的覺悟,梁儲和蔣冕再次發動了追擊。可是這一次,他們沒有追上。

  朱厚照吃一塹長一智,到了居庸關,并沒有貿然行動,卻躲在民房里,確定張欽不在關卡里,這才一舉沖了出去,為防止有人追來,他還特意安排貼身太監谷大用守住關口,不允許任何人追來。

  張欽和大臣們事后趕來,卻只能望關興嘆。

  至此,朱厚照斗智斗勇,歷經千難萬險,終于成功越獄。

  這是一次歷史上有名的出奔,其聞名程度足可與當年伍子胥出奔相比,在很多人看來,這充分反映了朱厚照的昏庸無能、不務正業、吃飽了沒事干等等,總之一句話,他是個不可救藥的昏君。

  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這樣一個細節:他躲避了張欽。

  怎樣才能出關?答案很簡單,殺掉張欽就能出關。

  其實以他的權力,殺掉一個御史十分簡單,而曾驅逐大臣、殺掉太監的他也早已意識到了自己手中的權力,但他卻沒有這樣做,而是選擇了躲避。

  為什么?

  因為他是明白事理的,他知道張欽沒有錯,追他的梁儲、蔣冕也沒有錯,錯的只是他自己而已。

  他懂得做皇帝的規則,并且也基本接受這個規則,但他實在無法按照這個規則去做,他只想自由自在地玩。

  于是他選擇了鉆空子,和大臣們捉迷藏。

  【關外】

  一望無垠的平原,蕭瑟肅殺的天空,耳邊不斷傳來呼嘯的風聲,陌生的環境和景物提醒著他,這里已經是居庸關外,是蒙古士兵經常出沒的地方,是一個極其危險的地方。

  然而朱厚照興奮了,因為這正是他所要的,一個埋藏在他心底多年的愿望將在這里實現。

  事實上,朱厚照之所以如此執著,鍥而不舍地堅持出居庸關,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做一件事,見一個人。

  這個人在《明史》中的稱謂叫小王子。

今天江苏7位数最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