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那些事兒4:粉飾太平 第4部:粉飾太平 第十七章 名將的起點

  【基本功是很重要的】

  嘉靖二十三年(1544),十七歲的戚繼光準備出發了,他要去北京繼承父親的職位,雖說名義上已經接班,但無論如何,程序還是要走一遍的。

  辦完手續之后,戚繼光正式趕赴山東,辦理交接,就任登州衛指揮僉事,當時他剛滿十八歲。

  但等他到地方一看,才由衷地感嘆,政府實在是太信任自己了,信任得過了頭。

  登州是山東沿海重鎮,光駐軍就有數千人,加上兼管的軍屯民政,加起來大致有上萬人,而且這幫人長期不打仗,都混成了兵油子,每天只是混吃等死,還喜歡搞腐敗。

  熱血青年戚繼光對此十分不滿,他大張旗鼓地進行了改革,嚴肅考勤制度,整頓軍紀,可謂是雷聲陣陣。

  遺憾的是,偏偏就不下雨,口號喊得震天響,卻無人理會,畢竟大家心里都有數:你爺爺在的時候就這個樣,你小子胡子都沒長起來,就想跟前輩過招?

  這是戚繼光學到的第一課,他終于明白,在這個世界上,像他父親和老師那樣的人永遠只是少數派,要想實現自己的理想,他還必須學會妥協。對于這一點,他比他未來的盟友張居正醒悟得更早。

  事情辦不下去,戚繼光卻并不氣餒,因為他已經找到了一個更有意義的目標。每天早上,他開始跑步鍛煉身體,操練武藝,進行高強度體能訓練,還懸梁刺股,用功苦讀。

  戚繼光正在備考,他準備參加武舉考試。

  雖說已經是四品武官,但戚繼光仍然打算去考試,這倒不是他吃飽飯沒事干,跟自己過不去,而是因為在明代,考試成績實在太過重要,管你是皇親國戚、高干子弟,如果不是進士出身,總會被人當作偽劣產品。

  此外參加這一考試還可以鍛煉體質,促進新陳代謝,順便學點武藝,加強基本功,實在是有益身心。

  事實證明,戚繼光的這一選擇十分英明,在十年之后的那片高地,他付出的努力,將得到最大的回報。

  嘉靖二十八年(1549)戚繼光參加武舉鄉試,一舉中第,成為了武舉人。

  第二年,戚繼光打點行裝,前往北京參加會試,一般說來結果無非兩種,考中或考不中,可是戚繼光同學偏偏遇上了第三種。

  雖然許多史籍對戚繼光參加會試的成績沒有提及,但據某些材料顯示,他的考試成績可能十分不理想,如果就此考下去,估計也只能是打包走人,改日再見。

  考試即將接近尾聲,就在戚繼光準備卷鋪蓋的時候,兵部侍郎楊守謙突然跑來,告訴大家:不管考得好還是考得差,統統都不要考了,同學們馬上集合,抄起家伙跟我上吧。

  俺答來了,“庚戌之變”爆發了。

  這自然是件麻煩事,但對戚繼光而言,卻是一個難得的機會,正是在這次事變中,他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發揮,他寫的《備俺答策》也廣泛流傳,獲得了上級領導的高度評價。

  戚繼光的命運就此被徹底改變,“庚戍之變”后,朝廷為了加強邊境的防務,決定調集山東、山西等地部分軍隊輪流守邊界,之前出盡風頭的戚繼光自然難逃法眼,光榮中標。

  這是一個旁人避之不及的苦差,然而戚繼光高興地去了,他將在那里開始自己傳奇的一生。

  在行進的路上,面對著險峻去路和茫茫前方,戚繼光再次堅定了他的理想:

  〖歧路驅馳報主情,江花邊月笑平生。

  一年三百六十日,多是橫戈馬上行。〗

  這將是他一生的選擇。

  然而這個選擇的開頭并不順利,戚將軍在邊境的日子過得實在不爽,因為他被分配駐守的地方是薊門。

  原先在山東的時候,雖說手下都是一幫兵油子,好歹自己還是個四品指揮,說話算數。而薊門為明朝四大防區之一(宣、大、薊、遼),高級軍官一抓一大把,什么都輪不到戚繼光,他在這里只能干干巡哨之類的活,很少有實踐操作、指揮軍隊的機會。

  于是,度過了看似平淡無奇的三年之后,他又回到了山東,在很多人看來,這位曾被兵部領導寄予厚望的年輕人毫無成就,只是白白混了三年。

  但事實并非如此。

  岑港之戰后,俞大猷對戚繼光的戰術十分欽佩,曾好奇地問過他一個問題:你的戰法由何處學來,源于何時?

  戚繼光回答,是當年在薊門巡邊時所學。

  俞大猷十分吃驚,一個巡邊的小官,又沒有打過大仗,何以如此精通兵法?

  戚繼光十分自豪地答復了他的疑問——自學成才。

  他告訴俞大猷,在薊門的那三年中,無論在什么地方,干什么差事,他總是帶著一本書,反復翻閱,日夜苦讀,而他所領悟的軍法之秘訣大都來自此書。

  遺憾的是,這本書并不是俞大猷最喜歡的《易經》,它的名字叫孫子兵法。

  如果要搞個三千年來的世界暢銷書排行榜,《孫子兵法》至少可以排進前五十名,此書早已打入國際市場,行銷海外,這本書拿破侖買過,希特勒也買過,上到八十歲的老頭,下到四五歲的孩童,都是孫子的忠實讀者。

  但能從中看出名堂,且自創兵法者,恐怕就只有戚繼光先生了。

  因為他有著一種十分奇特的看書方法——一邊看一邊批,比如孫子曾經曰過:敵人氣焰囂張,就不要去打(勿擊堂堂之陣),戚將軍卻這樣曰:越是氣焰囂張,越是要打!(當以數萬之眾,堂堂正正,彼來我往,短兵相接)。

  孫子還曾經曰過:詐敗的敵人,你不要追(佯北勿從),戚將軍曰:保持隊形,注意警戒,放心去追(收軍整隊,留人搜瞭,擂鼓追逐)。

  類似之處數不勝數,用馬克思主義的話來說,戚繼光同志對孫子兵法進行了批判地吸收,所謂因地制宜,取其精華,終得兵家之精妙。

  嘉靖三十四年(1555),軍事理論家戚繼光調任浙江,任都司僉書,他的理論將在這里接受嚴酷的考驗。

  明代的武將和文官沒什么區別,也喜歡搞內部矛盾,爭權奪利,一門心思想往上爬,但戚繼光對此卻毫無興趣,他到任之后,便針對當前形勢,提出了許多條合理化建議,并上報領導,雖沒有得到任何回音,但他依然故我。

  不久之后,為加強防務,朝廷決定設置寧紹臺參將一職,這個職位大致相當于寧波、紹興、臺州三地分軍區司令員,位高權重,是個肥差。

  消息傳來,許多人開始積極活動,請客送禮,拉關系走后門,希望能混到這個差事,只有戚繼光無動于衷,繼續干自己的工作。

  很快,任命結果公布,讓無數人大跌眼鏡的是,就任這個職務的人,竟然是不動聲色的戚繼光。

  這是個不折不扣的奇跡,而在奇跡的背后,是一個人的幫助。

  戚繼光的上書并沒有被扔進廢紙簍,文書上的每一個字,都牢牢地映入了胡宗憲的眼簾。

  他驚訝于此人的勇氣和才華,卻壓下了這些公文,沒有作出任何回復,因為在將大任托付給這個年輕人之前,還需要進行最后的考驗。

  經過很長時間的觀察,胡宗憲終于確定,戚繼光并不是個投機主義者,而是一個榮辱不驚,心懷天下的人。所以他毫不猶豫地將寧紹臺參將的職位交給了這個人。

  天上掉下來的餡餅,只有傻瓜才不要,戚繼光不是傻瓜,所以他沒有推辭,在這種問題上,他一向是個聰明人,至少比俞大猷聰明得多。

  聰明的戚繼光接任了寧紹臺參將的職務,這一年他剛剛二十八歲,躊躇滿志,意氣風發,時刻盼望著大干一番事業。

  機會說到就到,戚繼光剛剛上任一個月,倭寇就來了。這一次他們搶掠的目標是浙江慈溪。

  接到消息后,戚繼光十分高興,他決定借此機會與倭寇大戰一場。

  根據情報,倭寇只有上千人,為確保安全,他召集了上萬名士兵,準備以多打少,用勝利慶祝開門大吉。

  戚繼光親自帶隊出發了,然而他并不知道,開門不一定會見喜,有時也會碰釘子的。

  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地開到了慈溪東南的龍山,在這里,他們遇到了倭寇的主力。著名的龍山之戰就此拉開序幕。

  這場戰役之所以著名,并非有著什么可歌可泣的悲壯故事,只是因為它實在過于莫名其妙,莫名其妙地開始,又莫名其妙地結束。

  終于遇到敵人了,戚繼光十分興奮,他立刻觀察地形,布置謀劃,安排攻擊隊形,但等他忙活完了,卻驚奇地發現,沒有人執行他的命令——他們都跑光了。

  威風凜凜的明軍果然不同凡響,遇到人數遠少于自己的倭寇,竟然一觸即潰,別說攻擊,連逃命都顧不上。

  前鋒潰敗,中軍也動搖了,連戚繼光的副將也拉著他的衣袖,讓他趕緊逃跑,再不跑就來不及了。

  然而驚愕的戚繼光很快恢復了平靜,他掙脫副將的拉扯,取出了他隨身攜帶的弓箭,從容地命令部下:

  “此處哪里有高地,帶我去。”

  站在高地上的戚繼光審視著眼前滑稽的一幕,人數眾多的明軍四散奔逃,幾百個倭寇在后面窮追不舍,肆無忌憚,看來敗局已定了。

  然而他決定挽救危局——憑借他一個人的力量。

  戚繼光拈弓搭箭,拉滿了弓弦,瞄準帶頭沖鋒的倭寇頭領,射出了致命的一箭,十年前的苦練終于得到了豐厚的回報。

  戚繼光的箭法實在不是吹的,倭寇頭目應聲倒地,但這并不是結束,他把手伸進了箭筒里,抽出了第二支箭。

  隨著一道凌厲的風聲,第二個頭目倒地而亡,就在倭寇們被這位狙擊手搞得人心惶惶之時,又一道風聲伴隨著慘叫傳到了他們的耳朵里——第三個人被射死了。

  這種狙擊戰法徹底打垮了倭寇們的心理防線,他們放棄了追趕,停了下來。

  要說前面的明軍也確實是耳聰目明,看見人家不追了,頓時鼓起勇氣振作精神,在奔跑之中,完成了難度很大的一百八十度大回轉動作,開始追擊倭寇。

  戚繼光這才松了口氣,他馬上找來部下,命令他們全力追擊。

  可是讓他更加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。

  士兵們追出一段之后,卻開始陸續自動返回,戚繼光納悶到了極點,便順手攔住一個士兵,問他為什么不追了。這位軍爺毫不見外,落落大方地告訴他:這都是老傳統,把他們趕遠一點就行了,反正他們還要來的,犯不著去拼命。

  戚繼光呆住了,他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,半晌回不過神來,原來如此!

  龍山之戰就這樣結束了,雖說很不體面,很丟臉,但戚繼光并非毫無收獲,從此戰中,他認識到了重要的一點:單靠手下這幫兵油子,即使把常遇春從墳里挖出來,也是打不了勝仗的。

  所謂兵熊熊一個,將熊熊一窩,然而這一次,戚繼光實在開了眼界,他遇見了傳說中的“熊”兵集團,不是一個,也不是兩個,而是一個“光榮”的集體。

  如果說是偶然為之也就罷了,偏偏這幫熊兵竟然是職業的,且從不雄起,在不久之后的雁門嶺之戰中,他們十分仗義地不顧戚繼光的死活,再次帶頭逃跑。戚繼光同志瞬間成了光桿司令,幸好當年練過跑步,拼死拼活才逃了回來。

  這樣下去,不被累死,也會被連累死。戚繼光決定上書,要求重新練兵。

  文書送了上去,胡宗憲看過之后,冷笑一聲,給了他一個十分經典的回答:(鄭重聲明,以下發言為胡宗憲同志原話,絕不代表本人立場)

  “浙江人要是能訓練出來,我早就去練了,還用等你來?!”

  手下這幫人的戰斗力,胡宗憲比戚繼光更為清楚,對這幫兵油子,他已經傷透了心。

  但戚繼光思考片刻,說出了一句話,正是這句話讓胡宗憲改變了主意:

  “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,堂堂全浙,豈無材勇!”

  胡宗憲被他的誠意所打動,便給了他三千士兵,讓他去訓練。

  在明代的優秀將領中,論作戰勇猛,運籌帷幄,戚繼光的整體素質應該能排在前五名,而他之所以能夠在軍事史上占據極為重要的作用,卻是因為他有著一項無人可及的專長——訓練。

  三千名新兵蛋子懷揣著混飯吃的夢想來到了軍營,但他們做夢也沒想到,在前方等待著他們的,將是地獄般的生活。

  根據《紀效新書》記載,但凡新兵入伍,戚繼光總要訓一段話,鼓勵大家學武,此段話實為奇文,可供各單位思想政治工作人員參考,故摘錄如下:

  “諸位都聽了,練武不是你答應官家的公事,是你來當兵,殺賊救命的勾當,你武藝高,殺了賊,賊殺不了你,你武藝不如他,他便殺了你。若不學武藝,是不要性命的呆子!”

  當然,作為一名新兵,這些話你大可當是耳旁風,但戚指導員壓根也沒指望你能自覺執行,他已經預備了許多驚喜,以保證你充實地度過這段難忘的軍營生活。

  思想教育之后,接下來就是站隊列了,包括隊伍行進轉向等等,具體形式和今天差不多,但如果你轉錯了方向,走錯了隊列,就不僅僅是拉出去罰站了,那是要打板子的,打完了也不會讓你去醫務室,還得接著練。

  練完隊列后,戚教官將教大家學習號令,包括擂鼓是前進,鳴金是收兵、以及旗幟揮舞的各種意義,如果你不識字,不要緊,戚教官會教你,但如果教完了你又還給了戚老師,那就不好了,為保證你下次記住,戚教官會打你板子,直到你哭爹喊娘,發誓一定記住為止。

  在完成既定課程之后,下面該學習武藝了,教官都是從各地選來的武林高手,全部都是練實戰的,套路選手一般不在聘請之類。

  考慮到大家文化程度不同,以及智商的差異性,為保證良好的教學效果,戚教官把學習成績分成九等,定期考核,考核的方式是實戰。

  規則如下:雙方對打,你打贏了,就升級,升一級賞銀一分,如果你打輸了,就降級,降一級打五棍。

  該規則簡單概括為:你不打我,我就打你,反正打不過戰友,就要被戚老師打,橫豎都是被打,還不如拼命打戰友,順便還能掙點零用錢。

  于是,在這種幾近慘無人道的訓練方法下,新兵同志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每天都遍體鱗傷,然而正是在這個殘酷的環境下,他們練就了非凡的武藝,成就了非凡的事業。

  而對于這支特殊的部隊,后世的人們有一個通俗的稱謂——戚家軍。

  在中國歷史上,曾有過無數支精銳的特種軍隊,比如漢代的虎賁軍、三國時魏國的虎豹騎、唐代的玄甲軍等等,其戰斗力之強罕有匹敵,但縱觀古今,能名聞天下,且以將領的名字命名的軍隊只有兩支:

  除去戚繼光外,就惟有岳飛能夠獲此殊榮了。(俞大猷的軍隊也叫俞家軍,但名氣不大)。

  對于戚繼光和他的軍隊而言,這是一個當之無愧的評價。

  軍隊訓練成型,戚繼光決定帶他們出去逛逛,其主要目的自然不是作戰,不過是鍛煉實戰技術,見見世面,而他們的第一個目的地是臺州。

  不幸的是,就在臺州附近的椒江,這幫新兵們第一次遇上了真正的敵人——倭寇,這是一件讓戚繼光始料未及的突發事件,畢竟都是新兵,指望他們打勝仗是不靠譜的。

  然而事情的發展遠遠地超出了他的預料,由于長期以來新兵們飽受戚老師的摧殘,累積了滿腔怒火,心態已經接近失控的邊緣。于是當敵人出現在面前的時候,他們突然意識到,發泄憤怒的時機到來了。

  后果是十分嚴重的,這三千新兵如同野獸一般,瞬間便擊潰了眼前的敵人,并窮追猛打,一直追出上百里外,把倭寇們趕下了海,這才算了事。

  在此之后,這支新軍一發不可收拾,沿路高歌猛進,于臺州、溫嶺等地連續四次遭遇倭寇,四戰而四勝。

  戚繼光心滿意足了,在他看來,自己的目標已經達到,他已擁有了一支足夠強大的軍隊。

  然而事實證明,他錯了。

  嘉靖三十七年(1558),戚繼光的美夢被無情地打破了。

  岑港,這個毫不起眼的彈丸之地,盤踞著缺兵少糧的倭寇——僅僅一千人而已。

  戚繼光帶著他的三千新軍,與盧鏜、俞大猷一同發動了猛攻,他相信自己勝券在握,然而結果卻并非如此。

  面對這一小撮頑抗的倭寇,上萬名明軍竟然毫無辦法,多次受挫而返,傷亡慘重。而之前威風無限的新軍,在這群有組織的敵人面前,也全然沒有了當初打散兵游勇的威風。

  戚繼光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苦心鍛煉的新軍開始敗退,開始逃竄,開始喪失所有勇氣,而這一幕,是他絕對無法接受的。

  由于戰局不利,戚繼光被撤掉了參將的職務,眼看就要丟飯碗,戚繼光只得豁出老命苦思冥想,終于絕地反擊,設計解決了這幫頑敵。

  但殘酷的現實仍然震醒了他,他終于意識到,要實現自己的夢想,要完成抗倭的大業,他還缺少極為重要的一環。

  【最后一個選擇】

  在汪直被捕的那一天,戚繼光就作出了一個清醒的判斷:不久后,無數失去控制的倭寇將蜂擁而至,并發動瘋狂的攻擊,和平的僥幸與妥協將不復存在,要戰勝這群暴徒,平息戰亂,唯一的方法是:擁有更強的暴力,以暴制暴。

  一直以來,戚繼光都堅信,自己已經具備了勝利的所有要素:優良的武器裝備,合理的戰略戰術,優秀的指揮將領(他自己),嚴酷的訓練方法。

  然而他仍然失敗了,他苦心練就的新軍仍然不堪一擊,他隱約感覺到,自己似乎還忽略了一個關鍵的因素。

  經過幾天的反復思索,他終于找到了這把最后的鑰匙——士兵。

  在戚繼光看來,一支戰無不勝的軍隊必須具備如下素質:

  〖疾如風,徐如林,侵略如火,不動如山,難知如陰,動如雷霆。

  ——孫子兵法〗

  這就是被無數軍事家奉為經典的“六如真言”,兵家有云,達“六如”者,戰必克,攻必取,無往不勝!

  而在“六如”之中,最后兩如要靠將領,前面四如必須要靠小兵。

  對于自己的能力,戚繼光還是有信心的,但提起手下那幫人的素質,戚繼光就只能無語對蒼天了。

  關于這個問題,戚繼光曾與當時的臺州知府,后來的舉世名將譚綸有過一段極為有趣的談話,談話內容經本人整理,大致如下:

  戚繼光(下簡稱戚):雖然我已盡全力操練,但經歷戰陣之后,我才發現,新軍有很大的問題。

  譚綸(下簡稱譚):什么問題?

  戚:我所部三千新軍中,大部都是處州(今浙江麗水)兵和紹興兵,這兩地士兵各有特點,比如處州兵,作戰十分勇猛,聽命從不遲疑,沖鋒陷陣,非常積極,是戰斗的主力。

  譚:有什么問題嗎?

  戚:但他們每次打仗之前,都要和我談條件。

  譚:談條件?

  戚:作戰以前,他們要求必須知道作戰的對手和人數,然后自行內部商議,如果認為能打,就作戰,但要是他們認為不能打,即使費盡口舌,他們也絕不會賣力。

  譚:……

  這還沒完,頭疼的在后面。

  戚:相對而言,紹興兵更加聽從命令,無論打什么仗,他們從來不會拒絕,完全服從,而且不怕辛苦,扎營修城之類的力氣活,安排他們干,他們就會盡力去干,且從無怨言。而在戰場上,如果敵人退卻,他們會主動追擊。

  譚:遵從軍令,作戰勇猛,這不是很好嗎?

  戚:但問題是,如果敵人進攻,他們就會主動撤退。

  譚:……

  戚:當然,如果敵人再退,他們還是會追,但若敵人回軍,他們會再次撤退,據我統計,但凡與敵相接三十步內,即將肉搏之時,他們一般會全軍退走。總而言之,關鍵時刻實在靠不住。

  譚:那你打算怎么辦呢?

  沉默片刻后,戚繼光用一聲重重的嘆息結束了這次談話:

  “我也沒有辦法。”

  其實在兩人的這次談話中,涉及到了一個十分重要的理論——地理決定論,一般說來,生活在艱苦山區的人性格比較強硬,而且民風彪悍,不怕死,而在經濟發達地區,混碗飯吃實在不難,不到萬不得已,鬼才愿意拼命。

  處州地區多山,經濟條件差,是少數民族聚居區,當地人向來信奉腦袋掉了碗大個疤之類的玩命理論,紹興山清水秀,讀書人眾多,且主要從事腦力勞動(如徐渭),實在不行還可以搞點旅游服務業,實在犯不著去拼死拼活。

  而對于這種地區差異性,單靠訓練是無法解決的,戚繼光確實沒有辦法。

  沒辦法就只能湊合著過了,但逢作戰,戚繼光只能安排紹興兵守營,然后去跟處州兵做思想工作,勸說他們奮力殺敵。此來彼往,疲于奔命,每次打完一仗,都得累得半死不活。

  為了讓自己不至于在戰死之前,就被活活累死。戚繼光決定去尋找一群勇猛強悍的人,來代替現有的士兵,組建一支真正戰無不勝的戚家軍。正如他跟胡宗憲所說的那句話——堂堂全浙,豈無材勇?他相信自己終究是會找到的。

  一年之后,他終于找到了合適的對象——因為一次偶遇。

  嘉靖三十七年(1558),戚繼光因事出公差,事情辦完后,他沒有原路返回,卻兜了個圈子,準備視察民情。

  然而當他偶然路過一個地方的時候,卻看到了一幕讓他觸目驚心的情景。

  他經過的地方,叫做義烏,他看到的場景,是打架斗毆。

  作為一名見慣殺人放火、尸橫遍野的軍事將領,戚繼光的心理承受能力是相當強的,但他依然被這次斗毆震驚了,因為這并非一次尋常的街頭流氓打架,從某種意義上說,這是一次載入史冊的斗毆,是一次改變了抗倭歷史的斗毆,是一次光榮、成功、團結的斗毆。

  事情是這樣的,義烏原本屬于經濟不發達地區,老百姓都很窮,偏偏老天爺夠意思,該地陸續發現許多礦藏,于是當地的農民紛紛離開耕地,改行當了礦工。

  礦自然比糧食值錢,慢慢地義烏人發家致富了,這下子旁邊的窮兄弟永康(今浙江永康)不干了,希望義烏能拉兄弟一把,有錢大家一起賺,有礦大家一起挖。

  但義烏人不答應,俺們挨了那么多年的苦,好不容易熬出點盼頭,現在你來吃現成的,你算老幾?

  然而永康的窮兄弟們依然出發了,帶著農具、鐵鏟和管制刀具,向著夢想中的致富地點奮勇前進,反正窮命一條,當今世上誰怕誰,吃定你了!

  義烏方面得到消息,立刻組織數千人前往攔截,雙方在義烏城外的八寶山(偏偏是這名字)相遇,就此開始了這場慘烈無比的斗毆。

  戚繼光之所以有幸看到這幕盛況,絕不是人家上午開打,他下午就趕到。真正的原因在于,這是一場十分特別的斗毆,義烏的百姓們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一個事實——原來斗毆也是可以曠日持久的。

  自嘉靖三十七年(1558)六月起,義烏礦工、鄉民與從永康趕來的開礦者爆發械斗,雙方參與毆斗人數累計達三萬人左右,歷時四個月,直到十月秋收方告結束,死傷共計二千五百余人。

  那是讓戚繼光永生難忘的一幕,無數平凡的義烏百姓在那一刻變得如此不平凡,他們不論男女老幼,大家一同上陣,用所有能找到的武器打擊敵人,農民用鋤頭,礦工用镢頭,連家庭主婦也拿起了菜刀,眼中冒著兇光,狂叫著沖進敵陣,大砍大殺,生人勿近。

  他們不但砍人勇猛,還極具犧牲精神和優良的斗爭傳統,父親傷了兒子替,哥哥殘了弟弟上,就連被人打到剩一口氣,抬到家就死的人,臨死前還要留下一句遺言:我死之后,你們接著打!

  這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。戚繼光由衷地發出了感嘆。

  關于自己的所見所感,后來戚繼光曾對俞大猷講過這樣一番話:

  “我自幼隨父從軍,轉歷四方,二十二歲參加會試,正遇俺答進犯,擔任警戒,后駐守薊門,曾親眼目睹韃靼鐵騎,來無影去無蹤,動如驚雷,堪稱迅猛。而后奉調入浙,與倭寇作戰,此類人善用刀劍,武藝高強,且性情暴戾,確為難得一見之強敵。”

  然而頓一口氣后,戚繼光終于說出了心中的恐懼:

  “征戰半生,天下強橫之徒,我大都曾見過,卻也從無畏懼。但如義烏人之彪勇橫霸,善戰無畏,實為我前所未見,讓人聞風喪膽,可怕!可怕!”

  而對于這場長達數個月的械斗,當地政府也沒有絲毫行動,既不理也不管,只是每天派幾個人去觀戰,對這種行政不作為的行為,戚繼光卻沒有絲毫怪罪——畢竟大家都是混飯吃,還想多活幾年,可以理解。

  他只是急忙趕了回去,并連夜求見胡宗憲,說了這樣一句話:若準我在義烏征兵四千,倭寇之亂必平!

  胡宗憲略加思索,便同意了他的提議。

  對于義烏人的戰斗精神,戚繼光已經有了充分的信心,但為確保萬無一失,他決定提高招兵標準條件,只有最為精銳、最為勇敢的義烏人,才能成為這支強大軍隊中的一員。

  那么要想加入戚家軍,必須需要滿足哪些條件呢?對于這個問題,我大致可以給出一個簡單的類比答案:即使你能通過層層海選,進軍選秀節目總決賽,也未必能考得上戚家軍。

  絕非聳人聽聞,在胡宗憲的幕僚鄭若曾所著的《江南經略》中,有著這樣一份詳細的招生簡章,如果不服氣,大可以去對照一下:

  〖凡選入軍中之人,以下幾等人不可用,在市井里混過的人不能用,喜歡花拳繡腿的人不能用,年紀過四十的人不能用,在政府機關干過的人不能用。〗

  以上尚在其次,更神奇的要求還在下面:

  〖喜歡吹牛、高談闊論的人不能用,膽子小的人不能用,長得白的人不能用,為保證隊伍的心理健康,性格偏激(偏見執拗)的人也不能用。〗

  如果按照這個標準,即使打虎英雄武松先生前來應征,也是會落選的,因為他不但曾任公職(都頭),而且性格也不太好(殺人之后用血留名)。

  而被錄取者,還必須具備如下特征:臂膀強壯,肌肉結實,眼睛比較有神,看上去比較老實,手腳比較長,比較害怕官府。

  概括起來,戚繼光要找的是這樣一群人:四肢發達,頭腦簡單,為人老實,遵紀守法服從政府,敢打硬仗,敢沖鋒不怕死,具備二愣子性格的肌肉男。

  事實證明,義烏確實人才輩出,雖然招聘要求如此之高,但經過海選,依然有四千多人光榮入選,可見當地群眾除了極具商業潛質外,還有著相當高的政治覺悟。

  新兵入伍之后,根據慣例,戚指導員又要訓話了,只要聽完他訓話的內容,你就會徹底明白,這位仁兄為什么要搞出那份征兵標準:

  “諸位都聽了,凡你們當兵之日,是要拿餉銀的,刮風下雨,袖手高坐,也少不得你一日三分,但你要記得,這銀兩都是官府從百姓身上納來的,你在家種地辛苦,現在不用你勞動,白養你幾年,不過望你一二陣殺敵,你不肯殺敵,養你何用!?”

  其實戚指導員的意思很明白,要放到今天,用一句話就能概括:

  不要浪費納稅人的錢!

  但問題在于,這種拿錢辦事的傳統職業道德教育,在我國向來就沒有市場,當兵吃糧,天經地義已經成為了諸多兵油子飯桶們的人生信條。

  所以戚繼光設置了重重規定,只吸收不投機取巧、不怕死的老實人當兵,因為事實已經無數次證明,在戰場上是絕不能投機取巧的,怕死的會先死,而老實人終究不吃虧。

  戚繼光終于找到了合適的訓練對象,但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,失去控制的倭寇即將發動一次規模空前的進攻,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。

  然而戚繼光并不知道,就在他招募訓練的同時,一場更大的危機已經猛撲過來,它遠比任何倭寇進犯都更為可怕,一旦稍有不慎,數十年的努力將毀于一旦,他的人生也將被徹底改變。

  這是一場殊死的搏斗,但在這場爭斗中,戚繼光只不過是一顆無力的棋子,他的命運將取決于另一個人的努力。

  這件事的起因發生在半年前,惹麻煩的人是趙文華。

今天江苏7位数最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