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那些事兒4:粉飾太平 第4部:粉飾太平 第十九章 侵略者的末日

  【妥協】

  戚繼光終于功成名就了,因為在臺州大捷中的優異表現,他升任都指揮使,從此,他開始被人稱為民族英雄,抗倭名將。但在這一切光輝的背后,是另一個戚繼光——一個善于搞關系,迎合領導,請客送禮,拉幫結黨的人。

  在無數史書中,戚繼光是英勇無畏的化身,他能謀善斷,所向無敵,這一切都是事實,但他也有著另一面,比如他每到一個地方,都要先去拜碼頭,請客送禮,大吃大喝一通,然后再認同族找祖宗,大家就算是兄弟了,但是依照他的工資,絕不可能承擔得起這么高的花銷。所以結論就是:戚繼光是一個既收禮又行賄的人。

  在少年時代,每天環繞在戚繼光耳邊的,是父親的教誨,教誨他一定要為人清正,不能搞歪門邪道,戚繼光曾堅信并堅持過這些教導,他相信父親是不會錯的。

  然而從他十八歲到山東上任時起,他就發現自己錯了,雖然他清正廉潔,雖然他剛正不阿,但這一切毫無用處,沒有人理會他,也沒有人幫助他,他的理想和信念或許很高尚,卻根本無法實現。

  而對他影響最大的一件事,無疑是俞大猷的被迫離去。

  對俞大猷而言,岑港之戰是一個十分慘痛的教訓,和戚繼光一樣,他也開始了演練新軍,并很快就鍛造出一支極有戰斗力的軍隊,此即所謂“俞家軍”,而他的陣法也十分奇特,分別叫做三疊陣和奪前蛟陣,這里就不詳細介紹了,你只要知道這兩個陣型很牛就行了。

  軍隊有了,陣法也有了,俞大猷準備大干一場。

  然而他沒有等到這個機會,因為和之前一樣,他再一次遇到了莫名其妙的事情,而這一次的主角是胡宗憲。

  嘉靖三十八年(1559)四月,胡宗憲接到了這樣一個通報,說有群倭寇在浙江沿海游蕩,請示如何處理。

  胡宗憲想了一下,下達了這樣一個命令:

  “不要管他們,別讓這些人靠岸就行。”

  兩個月后,他接到消息,都察院監察御史李瑚告了他一狀,罪名是縱敵逃竄,以鄰為壑。

  這也真是流年不利,胡宗憲沒有想到,那幫倭寇是來干搶劫的,不去東家就去西家,胡總督不接待,他們就跑到了福建,大搶了一把。

  福建巡撫氣得鼻子都歪了,暴跳如雷,一定要找胡宗憲算賬,于是便把官司打到了皇帝那里,要求追究胡宗憲的責任。

  但胡宗憲畢竟是浪大水深,幾番動作下來平安過了關,事情經過大致如此。

  但這個故事和俞大猷似乎毫無關系,麻煩又從何而起呢?

  如果有關系,那這事就不奇怪了,俞大猷這一輩子,奇就奇在莫名其妙上。

  事情了結后,胡宗憲開始回過味來,福建方面一口咬定是自己放任不管,莫不是自己這里有人透露了消息,當了內奸吧?

  于是他開始查找蛛絲馬跡,先查李瑚,福建人,再查自己,福建的,層次高的,能接觸機密的,于是答案終于出現了:俞大猷,浙江總兵,福建晉江人。

  這真叫命苦不能怨政府,俞大猷同志老老實實干活,勤勤懇懇做事,就因為是福建人,結果竟然成了奸細。胡總督雷厲風行,他隨即上書,把責任推到了俞大猷的身上。

  皇帝又一次生氣了,他當即下令,削去俞大猷的官職,把他抓進詔獄。

  戚繼光親眼目睹了這一切,他清楚地記得,當初胡宗憲是多么器重俞大猷,對他言聽計從,而轉瞬之間,他就把這個他曾無比信任的人,親手送進了監獄,從浙江軍區司令員,到錦衣衛監獄的囚犯,只要短短的幾天。

  所以他終于意識到,把自己的命運和信念寄托在一個人的身上,是極其不靠譜的,親密戰友胡宗憲也不例外。

  然而就在他為俞大猷痛惜不已之時,另一個更讓人吃驚的消息傳來:俞大猷竟然出獄了,并調往北方邊界戴罪立功。而根據消息靈通人士透露,能得到如此寬大處理,是嚴嵩收了錢,在皇帝大人面前說了話。

  戚繼光百思不得其解,官場之中,俞大猷的收入也就是個最低生活保障水平,家里有幾文錢他很清楚,能養活老婆孩子就不錯了,哪里有錢去行賄?但如果沒有錢,嚴老貪怎么會幫他說話呢?

  于是他開始懷疑,俞大猷和嚴嵩之間有著某種秘密的關系。

  不久之后,他終于從朝廷內線那里得到了消息,俞大猷確實沒有送錢給嚴嵩,也絕非嚴嵩的親信,他能夠得到寬大處理,是因為他有著一個好朋友——陸炳。

  俞大猷是如何搭上陸炳這條線的,誰也不知道,但可以確定的是,陸炳不但出面為他說情,還自己拿錢送給嚴嵩,當作是辦事的費用。

  陸大人的面子嚴嵩自然要給,于是俞大猷就此光榮出獄。

  這個答案震驚了戚繼光,他沒有想到,平日沉默寡言,老實巴交的俞大猷,竟然有這么硬的后臺,而自己與他交往多年,關系非常好,竟然從未聽他透露過一語。

  戚繼光感到毛骨悚然,他終于發現自己是如此的脆弱。他明白,自己固然有著舍身保國的偉大理想,但如果沒有靠山,沒有關系,俞大猷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,即使是平日關系極好的胡總督,也可能隨時翻臉,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。

  而那時,他將孤立無援,也不會有另一個陸炳來救他。

  于是戚繼光明白了,在殘酷的現實面前,要想不負父親的期望,就不能遵照父親的處事方法,他決定改變這一切。

  此后的戚繼光開始了奔波,兵部有領導下來,他請客,他到兵部去,還是他請客,而酒桌上拜把子拉兄弟更是家常便飯,大家都認為戚繼光夠朋友,夠大方,久而久之,他在兵部扎下了根,上級領導對他也十分重視。

  但這并不是他的目的,戚繼光知道,要想立于不敗之地,他必須要找到自己的陸炳,找到一個真正的靠山。

  在戚繼光的尋找名單中,兩個人的名字被最先劃掉,第一個就是嚴嵩,因為他很清楚,胡宗憲是嚴黨分子,如果自己要繞過胡宗憲結交嚴嵩,必定死無葬身之地,更為重要的是,嚴老貪胃口很大,要請他吃飯,先要數數自己荷包里有多少錢。

  第二個是徐階,這個人也不能考慮,雖然戚繼光對他有好感,但畢竟在朝廷中,他處于下風,如果投靠此人,就等于與嚴嵩為敵,沒準會比徐大人死得更早。

  兩位大哥被排除后,戚繼光開始繼續尋找,而種種跡象表明,當時的中央大學校長(國子監祭酒)是一個很厲害的人,將來必定前途遠大,于是他在自己的名單上記下了這個人——高拱。

  他的眼光確實精準,然而不久之后,他就發現,這是一個無法實現的夢想,因為這位高拱雖然官職不高,卻是一個十分孤傲囂張的人,而且此人還有個最大的特點——不收賄賂。

  換句話說,這個人是針插不進,水潑不進,既不要錢,也不要女人,當然,高拱同志絕對不是無欲則剛,他只是將所有的欲望放在了一件事上——權力,他的最終目的是奪取帝國的最高統治權,而這是戚繼光絕對無法滿足的。

  但天無絕人之路,就在戚繼光感到前途茫茫的時候,他意外地發現了另一個人,此人是高拱的副手,時任國子監司業,大致相當于中央大學副校長,為人深謀遠慮,極有發展前途,于是戚繼光的名單上又增加了一個名字,也是最后一個名字——張居正。

  這就是后來那對黃金搭檔的起始,至于戚繼光如何與張居正交好,實在不得而知,但可以確定的是,戚繼光很會來事,而在某些方面,張居正也不正。

  戚繼光就這樣穩定了他的地位,事實證明,他是有遠見的,以至于后來胡宗憲完蛋,他依然屹立不倒數十年,這都歸功于他的交際工作。

  交際是要錢的,而以戚繼光的級別待遇,即使借高利貸也不經用,所以閉著眼睛也能猜到,他有著除工資之外的經濟來源。

  這就是戚繼光的另一面,似乎很不得體,似乎見不得人,似乎應該譴責,但你應該知道,他鎮守東南之時,“百姓歡悅,倭寇喪膽”,千千萬萬人的生命因他而保全,他離職之時,“領將印三十余年,家無余田,惟集書數千卷而已”,他的所有收入,無論正當與否,都用于了交際,而他自己,是清白的。

  在現實面前,絕不妥協的楊繼盛是偉大的,因為他歷經磨難,堅持了自己的理想:舍身取義,報效國家。但妥協的戚繼光,同樣是偉大的,因為一個同樣崇高的理想。

  嘉靖三十年(1551),戚繼光駐守薊門,那年他二十四歲,作為一個年輕人,他并不安分,除了值班看書外,還喜歡到處亂逛,而事情正是發生在他閑逛的時候。

  有一天,他外出遠行,路過一座寺廟,看見里面煙霧繚繞,便下馬進去看熱鬧,發現原來是有人在講長生之道。

  嘉靖年間,長生之道十分盛行,因為皇帝大人喜歡,老百姓們自然也不甘落后,紛紛效仿,但他們沒有嘉靖同志那樣的煉丹技術和原料,又想趕時髦,所以只能一堆人聚在一起吹吹牛,實在比較無聊。

  然而正是在這個無聊的聚會上,戚繼光找到了自己的理想。

  鑒于無法實踐,且吹牛不用上稅,大家開始積極講述自己的長生觀點,比如燒香拜佛,早上跑步,少吃多睡等等,某些熱衷者趁機四處搭話,勸人煉丹修道,戚繼光也成為了他們的發展對象,面對著這片烏煙瘴氣的混亂,戚繼光的忍耐終于到了極點,他站了起來,高聲說道:

  “于長生之道,我也有所心得,愿與諸位共享。”

  于是現場肅靜下來,一個嘹亮的聲音響徹著整座寺廟:

  “鞠躬盡瘁,夕死無憾,此即長生之術!”

  然后他走出寺門,在所有人詫異的眼光中騎馬揚長而去,一切都源自于此,之后他的所有舉動,都是為了實現這個偉大的理想。

  【凱歌】

  在經營仕途的同時,戚繼光一刻也沒有放松過對倭寇的打擊,多次全殲敵軍,所謂“遇戚不得活”,實在是倭寇們的一致心聲。也正是由于他太過生猛,除了幾個愣頭青外,老牌倭寇們都不敢去浙江,連經過他的防區,都要繞很遠。

  但倭寇們也得吃飯,戚繼光斷了他們的活路,他們只好另找地方搶劫,而這個新的開工地點,就是福建。

  于是從嘉靖四十年(1561)起,倭寇們大肆入侵福建,其擴張力和戰斗力十分驚人,當地明軍不是對手,于是短短一年之間,北到福清,南到漳州,全部陷入敵手。

  福建巡撫又扛不住了,只能再次向朝廷上書,但這次不是告狀,而是請求胡宗憲支援,拉自己一把。

  對此,嘉靖十分重視,他直接命令胡宗憲,火速派戚繼光前去馳援。另一場戰役的序幕就此拉開,所有人都看到了它的開始,卻沒人料到它的結局,胡宗憲和戚繼光也不例外。

  在福建,戚繼光見到了前來迎接他的福建監軍副使汪道昆,面對這位滿頭大汗,急得火燒眉毛的當地官員,戚繼光鎮定地問出了第一個問題:

  “敵人在哪里?”

  而他得到的回答是:“到處都是!”

  看完形勢圖后,戚繼光立刻意識到,自己的麻煩大了。

  由于當地缺少得力的將領,福建的倭患十分嚴重,幾十個人就敢開搶,而明軍對此束手無策,局勢幾乎完全失控。

  這個爛攤子實在不好收拾,敵人不但多,而且分散,如果帶著手下四處追,打不死也得累死。

  雖然形勢極其復雜,但戚繼光相信,解決問題的鑰匙,必定就在這片混亂之中,經過長時間的思索,他終于找到了。

  倭寇敢于如此囂張,根本原因在于他們沒有畏懼感,以往的經驗告訴他們,可以想搶就搶,想殺就殺,沒人能夠阻止,所以要想改變現狀,就必須找到他們中間最強大的一股勢力,將其徹底消滅,并用懸掛的尸體告訴所有的人,這里不是搶掠的樂土,而是死亡的墳墓。

  而戚繼光選中的打擊目標,叫做橫嶼。

  橫嶼是一個小島,位于福建省寧德東北,島上盤踞著千余倭寇,人數并不多,但戚繼光之所以選中此處,是因為這里有著最難打敗,最為頑強的敵人。

  事實上,島上的倭寇確實不同尋常,其中大部來自日本九州地區,這里是日本最為貧困的地區,當地居民兇惡野蠻,秉性頑劣,后來制造南京大屠殺的日軍第六師團,就是由九州人組成的野獸集團。

  他們在此盤踞了三年之久,平日燒殺搶掠,搞得此地附近幾百里荒無人煙,寧德縣城成為一片廢墟,福建巡撫曾調集十幾路大軍圍攻,卻毫無成效,因為他們不但戰斗力極強,還有著一個十分強大的幫手。

  其實橫嶼島和陸地的距離很近,最多也就幾里而已,說句寒摻話,帶個救生圈就能游過去,但奇怪的是,以往明軍大規模進剿,總是眼睛看得見,兩腿過不來。

  之所以會有如此怪事,是因為橫嶼島實在太過奇特,這里早上退潮,下午漲潮,漲潮的時候,海水十分洶涌,會淹沒原有的陸地,將海島與大陸的距離拉大近幾十里。而退潮的時候,海水帶來的大量泥沙會使道路十分泥濘,根本無法行走。

  所以現在你應該知道原因了,每天白天落潮,下午晚上漲潮,這就意味著夜襲十分困難,而在光天化日之下橫渡進攻,實在是被人當移動靶練習射擊的絕佳機會,更為麻煩的是,即使你冒著被射成刺猬的危險往前沖,在你成功上島之前,也很有可能被腳下的爛泥陷住,或是摔個七葷八素。

  好吧,就算你是神仙,騰云駕霧地上了島,遇見了敵人正式開打,但有一點你必須要記住,一定要抓緊時間打完收工,并且最好保證打贏。因為到下午,潮水就會再漲起來,而且這玩意不等人,它三點漲潮,你四點還沒有完事,對不住,兄弟你只能在島上過夜了,萬一你運氣不好,上島的人數不多,或者沒有打勝,就要有晚上被人摸黑干掉的心理準備,因為對方應該不太愿意與你和平共度這個夜晚。

  所以整整三年,前前后后十幾萬軍隊,幾十位將領,對此都束手無策,于是戚繼光來了,而他總是有辦法的。

  仔細研究了此地特點后,思慮再三,戚繼光終于確定了自己的戰略,但在作戰之前,他還必須做一件事。

  戚繼光開了一次會,與會者是他屬下的所有將領和士兵。在會議上,他用沉重地聲音告訴了所有人事實的真相:

  在橫嶼島上盤踞著一群十分兇悍的倭寇,他們可能比以前遇到的任何敵人都難于對付,而且此地潮汐復雜,早上六點開始退潮,下午二點開始漲潮,也就是說,從登陸開始到戰斗結束,你們只有四個時辰(八個小時)的時間。

  現場陷入了死一般的寧靜,所有的人都明白這意味著什么。

  所以戚繼光直截了當地說出了最后的話:

  “你們一旦上島,便無退路,如不能勝敵,潮汐再漲時,便是必死之刻,若你們無此決心把握,便不要渡海,我絕不責怪。”

  在短暫的沉默之后,戚繼光聽到了雷鳴般的回答:

  “不遠千里而來,豈能后退,不殺倭奴,誓不罷兵!”

  奪回原本屬于自己的領土,為被殺害的同胞復仇,不用猶豫,也無須多說。

  嘉靖四十一年(1562)八月初九凌晨,戚家軍向橫嶼發起進攻。

  此刻潮水剛剛退去,而天色尚早,倭寇們戒備松懈,是最佳的出發時間。

  但剛走幾步,第一個難題就橫在了面前,由于剛剛退潮,道路十分泥濘,很多地方完全無法行走。但戚繼光早已想好了對策,他讓每個士兵帶上了一件特殊的物品——稻草。每前進一步,士兵們都撒草鋪路,部隊開始有條不紊地行進著。

  此時海島上的倭寇已經發現了戚家軍,但他們卻沒有行動,只是冷笑著注視著眼前的這一幕。因為他們十分清楚,要想登陸上島,靠稻草是遠遠不夠的。

  果然,更為嚴重的問題出現了,士兵們終于發現,越靠近海島,泥濘就越嚴重,但這并不是問題的關鍵,真正的致命之處,在于體力。

  曾有歷史學家統計過,明代士兵作戰時,身上的盔甲,外加武器裝備,負重至少在十五公斤以上,而攜帶多種武器的戚家軍只多不少。

  這是一個十分可怕的數字,連美軍特種海豹突擊隊平日演練時,負重也只有十公斤左右。而戚家軍在跨越淤泥之后,還要趟過海水,是名副其實的武裝泅渡。

  事情似乎正如倭寇們的預料,明軍開始體力不支,東倒西歪,照此下去,即使能夠爬到岸上,也根本無力作戰。

  后方的戚繼光看到了這一切,他十分清楚,如果繼續下去此戰必敗,于是,他讓人拿出了他預先準備的那樣東西。

  前面的士兵們已苦不堪言,只憑借頑強的意志苦苦支撐,而就在這時,他們聽到了一陣響亮的鼓聲。

  士兵們回過頭來,看到了這樣一幕場景。

  戚繼光獨自屹立在那里,奮力地擊打著擂鼓。事到如今,已經沒有任何辦法,這是他能提供的唯一幫助。

  于是在這個即將破曉的黎明,孤獨而清越的鼓聲回蕩在天地之間,回蕩在每一個人的心中。

  片刻沉寂之后,在鼓聲的伴隨下,明軍支撐著疲倦的身體,向前方的小島繼續前進,憑借著頑強的意志,以及必勝的信念。

  因為那本就是屬于他們的土地。

  倭寇們終于慌亂了,他們親眼看見了奇跡的發生,這支疲憊不堪的軍隊忽然重新奮起,征服了泥沼和海水,一步步向自己走來。

  被巨大恐懼籠罩的倭寇立刻開始整隊,集中全部兵力在海邊列陣,準備玩一次“擊其半渡”,等待明軍上岸后,趁他們立足未穩,發動攻擊將他們趕下海去。

  然而他們再次低估了對手的實力,做出了錯誤的判斷。

  登岸的明軍并沒有如倭寇所料,直接發起進攻,而是堅守原地,直到剩下的同伴趕到,排出那個特別的陣形后,才開始繼續前進。這時倭寇們才如夢初醒,但為時已晚。自鴛鴦陣成型的那一刻起,他們的失敗就已注定。

  所以雖然他們來自出產最兇殘野獸的九州,雖然他們負隅頑抗,進攻受挫仍然狂叫著揮刀沖鋒,但這一切都無濟于事,在比他們更為勇猛的明軍和威力強大的鴛鴦陣面前,失敗是他們的唯一結局。

  很快戰斗就演變成了游戲,倭寇全線潰敗,而明軍則變為三才陣和五行陣,四處追趕逃竄的倭寇,并將他們置于死地。島上的千余名倭寇要么被殺,要么自殺,要么淹死或被俘,總之無一幸免。

  橫嶼之戰就此結束,三個時辰之內,明軍全殲島上倭寇,并解救出被擄婦孺八百余人,己方傷亡共計十三人。

  在這場意志的較量中,戚繼光和他的軍隊成為了最后的勝利者,當之無愧。

  戰斗勝利了,用盡最后一分氣力的明軍再也支撐不住,紛紛躺倒在地,動彈不得,寂靜籠罩著戰后的橫嶼。

  戚繼光沉默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他知道,這是勝利的寧靜,是無聲的凱歌。于是一聲高昂的吟唱就此響起:

  〖萬人一心兮泰山可撼,惟忠與義兮氣沖斗牛!

  主將親我兮勝如父母,干犯軍法兮身不自由。

  號令明兮賞罰信,赴水火兮敢停留。

  上報天子兮下救黔首,殺盡倭奴兮覓個封侯!〗

  此即千古傳誦之《凱歌》,青史留轉,余音不絕。

  【覆滅】

  橫嶼之戰的真正意義在于殺雞給猴看,此戰之后,福建各地倭寇皆聞風喪膽,再也不敢囂張放肆,戚繼光趁勝追擊,先后在杞店、牛田、林墩大破倭寇,先后殲敵五千余人,形勢一片大好。

  但這時麻煩來了,雖然胡宗憲總領東南,但福建并不是他的屬地,戚繼光只是被暫借而已,時候一到還要回去報到。有這么好的外援,福建巡撫自然舍不得放走,而且此時正是打擊倭寇的最好時機,如果撤回浙江,必將前功盡棄。

  于是戚繼光決定向胡宗憲上書,要求延長租借期,他信誓旦旦地對福建監軍汪道昆表示,胡宗憲是一個通情達理,顧全大局的人,如無意外,事情絕無問題。

  但意外偏偏發生了,因為他的這封上書,胡宗憲根本就沒有看到。

  嘉靖四十一年(1562)十一月,胡宗憲被削去官職,逮捕入京。

今天江苏7位数最开奖结果查询